新股首日七月,去阿维尼翁-台下十分钟

七月,去阿维尼翁-台下十分钟

七月的阿维尼翁,缪海梅城里和城外完全是两个世界。城外罗讷河水静静流淌学海网,两岸树林郁郁葱葱,一派普罗旺斯地区的传统田园风光。
十四世纪时,罗马教皇一度将教廷迁居于此,阿维尼翁成了中世纪欧洲基督教文化的一个中心。
教皇宫,阿维尼翁最著名的景点之一,阿维尼翁艺术节期间,是IN单元的大戏的演出场地。
从中世纪遗留下来的斑驳城墙上任何一个门洞穿入城去,曲曲折折走上几步,立刻被裹挟入另一个时空:
花花绿绿的戏剧海报贴满了视线所及的每一个角落,各种奇装异服的人成群结队伴随着锣鼓声、歌声、音响声招摇过市,有人在人行道上配合着古典音乐跳街舞,还有人在广场上穿着宫廷大戏袍、摇着羽扇骑一辆高如骏马的红色自行车。
photo by 韩硕
稍一驻足便有人往你手上塞各色传单,“请去看我们的戏吧,马上就要开演了,”眼神和声音都很恳切,有的时候法语说了一遍之后又加上一遍英语三晋红e网,“我们的戏即使你不懂法语也没关系。”
photo by 韩硕
环顾四周,似乎半个欧陆的戏剧爱好者此刻都集中到了这里。来阿维尼翁的人,显然也以先锋、实验和反叛精神自诩。隔壁不到一个小时车程的距离,法国三大夏日艺术节之一的艾克斯歌剧节也在上演,由于正统歌剧占据了主要的表演舞台,艾克斯的艺术节便被人们称作“祖父母的节日”,而阿维尼翁艺术节——尤其是OFF单元——的舞台,则毫无疑问属于年轻一代。
不同于阿维尼翁艺术节的IN单元,OFF单元的绝大多数剧目都是主流戏剧圈闻所未闻的。就全法国每年进剧院的观众人次而言,阿维尼翁艺术节OFF单元要占到全年总数的四分之一。
“这正是大量的法语剧团来这里表演的原因,”OFF单元主席格雷格·热尔曼说,“他们带着自己的戏来这里见观众,见媒体。这里有很多的小剧团,他们平时只在本地演出自己的剧目,而这些创作并不为世界上大多数人所知医痴叶天士。唯有来到阿维尼翁陌上繁花绽,才有得见天日的机会荒川之主。”
“而且他们在这里一演就能演上三个礼拜。在法国,一般一个戏的平均演出场次是7场,但是在阿维尼翁OFF单元鲁山狼,能演上23场。这既是考验,也是机会。”
不如说,阿维尼翁艺术节的OFF单元,就是爱丁堡艺穗节的法语版本。
来这里的剧团很多都很小——三四个人,有的甚至是夫妻档,一个大孩子,再加上一个小孩子,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完成装台、技术、舞美、灯光、宣传、表演、导演……等等诸多任务。
这里的戏也很小,120多个剧场里,超过1000个戏排得紧凑,新股首日留给每场戏的时间大多只有一个小时左右。
这些剧场大多是从学校教室、礼堂、咖啡馆、小酒馆、门厅、车库等等非剧院空间临时改建而来,小的剧场不过容纳二三十人。
迟到是不被接受的。“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地方太小了,你一开门,光线就会影响其它的观众,”剧院守门人就这样拦下了最后一分钟看到海报宣传而匆匆寻来的人。
然而,每一个戏都渴求被慧眼相中,从此登堂入室笙离的小说。戏票的价格很便宜,大多数几欧,贵的十几欧,最贵不超过20欧元。
“每年至少4000个剧院经纪人来这个戏剧节选戏。OFF单元组委会不对剧目内容作任何限制和筛选,剧目票价也完全是各人自己决定,这些戏想来阿维尼翁的话,只要申请就可以,说不定谁的戏就被选走了。”
无怪乎阿维尼翁的大街小巷日夜不停的在上演着注意力争夺战,各种让人感觉混乱、无序、躁动的手段无非一个目的:吸引更多的人买票走进剧场去看戏。OFF单元的官网上把这种自由市场式的戏剧展演形容为“物竞天择的达尔文式生存”官路迢迢。
“对于真正的戏剧参与者来说,这场马拉松比赛在艺术节开幕前三天就开始了,”法国人让·皮埃尔(Jean-Pierre C.)说梁山奇情,他过去20年间每年都要来OFF戏剧节选戏。
“因为按规定,所有的戏到开幕前三天时才被允许粘贴自己的海报和广告。一夜之间,阿维尼翁城内可以粘贴海报的地方连一块砖的空隙都不会剩下。”
2009年,喜剧大师艾基利·扎瓦塔(Achille Zavatta)的孙子沃伦·扎瓦塔(Warren Zavatta)为了赢得先机,干脆租了一架巨大的梯子,把自己的海报贴的比其他所有人都高。
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卫岗天天订,在阿维尼翁OFF单元如何选戏看呢?一个是看宣传海报上是否印有去年阿维尼翁艺术节“Success”(成功)的标志。
另一个,就是要瞄准剧院去挑选。一定要避开游客云集的共和大道。这是一条从南门入城的主路,直抵阿维尼翁的核心景点教皇宫,临街大多都是商业店铺,唯一一家“皇宫剧院”,在整座小城里门面最大,戏票最贵,上演的戏目却和艺术节没什么关系,都是大众喜闻乐见的歌舞秀、魔术表演
然而,在共和大道的几个叉路口向左或右一拐,就能走到好几家口碑不错的小剧场里去。
有几个剧院是比较知名的:黑橡树剧院(Le Chêne Noir)、抽烟犬剧院(Le Chien Qui Fume)、墨面具剧院(La Tache d’Encre)、公羊剧院(Les Béliers)等等,它们也都隐匿在小道上危机使命。
城东南的染坊街(Rue des Teinturiers),是阿维尼翁最美丽的鹅卵石街道之一,汽车开不进去,高跟鞋也难走,也有值得一进。


END

微信公众号:taixiashifenzhong
转载请联系: sekimei@gmail.com
请勿私自转载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感兴趣的话就关注我吧
台下十分钟
世界是个舞台
男男女女不过是演员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