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火车站万松关前见沧桑·《龙海文学》2018年第1期-老石码

万松关前见沧桑·《龙海文学》2018年第1期-老石码我是法医

万松关,位于龙海市榜山镇梧浦村岐山与鹤鸣山之间的万松岭,东临江东桥与瑞竹岩毗邻,南临九龙江西北两溪合流之处。是一座气势雄伟的石头城楼,城墙用工整的长方形花岗岩石砌成,高二十五米,厚七米,长一百余米。高大的城门关额上嵌着一块青石横匾,镌有明朝东阁大学士林钎撰写的“天宝维垣”四个雄浑有力楷书大字。是漳州府南大门。
此处关城,两山夹峙,雄伟坚实,巍然威镇隘塞。既是古代的交通要塞,又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唐朝开漳之后,就在岐山和鹤鸣山之间,辟出一条漳州通往京都、省城和泉州府的要道,取名“福岐路”。明朝正统元年(1436年),郡人陈克聪在此处“植松夹道,连阴十里”篡隋,老百姓为感念陈克聪植树造福于世,因而将此岭改称万松岭,“万嵩关”称为“万松关”,沿用至今。到了明朝崇祯二年(1629年),漳州知府施邦曜倡议在此设关,由里人王必标负责施工,共花一万余工,增高、加厚城墙,关城中拱形石门宽3米,高3.5米,深8.5米,城门路面条石铺设平坦,使万松关成了一座“上有炮门三眼,其堞高见海”的石头城楼。俯览九龙江,形成“一夫当关超级符阵师,万夫莫开”的“闽南第一关”。扼进出漳州之门户,素有“麟蹲凤翔,襟带中原”之说和“汉唐古道”的美称。据《龙溪县志》记载:“六朝以来,戍闽者屯兵于泉州之龙溪,阻江为界,插柳为营佞相毒女。”封建王朝只能在江东派驻重兵防守,与这一带隔江对峙,不敢轻易冒进。唐、宋、元、明,历代均派得力将领在此把关。建关之后,历经多次战火烽烟。明代民族英雄郑成功、太平天国侍王李世贤均曾在此击溃敌军,屡立战功。

随着和平年代的到来霍希文,万松关战略位置逐渐退位而被人们遗忘。当年的“福岐路”变成一条山间小道,现在有324国道沿鹤鸣、马岐二山南边直通江东桥,南来北往的人们不必再走万松关老路。
几百年过去了,经济建设高速发展,一座座高楼大厦平地起蚀骨沉沦,一条条康庄大道延伸着,但我们不该忘记这座楼堞巍峨葬仪屋,屹然天险的关隘古道。它不是静止的单一物体,它是人、墙、物的军事结合体。它既是有丰富文化内涵的文化遗产,又是独具特色的自然景观。1986年,列入漳州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文物保护单位。万松关在云洞岩与江东桥风景区之间,它与名胜云洞岩和宋代古建筑江东桥联成一线,成为该风景区整体中不忍分割的一部分。何权谋旅游者沿着漳州府赴省进京古道,徒步越过云洞岩,即可到达万松关。万松关下数百米,即是江东桥。名山、古关、旧桥联成一气小孙浩,相映成趣。
落日余晖下,驻足万松关前,我黯然神伤。遥想当年,金戈铁马、旌旗猎猎,我似乎听见了当年千军万马的厮杀之声;我似乎看见了岁月老人的沧桑古朴;我似乎触摸到了斑驳的城墙蒙着薄薄一层百年灰尘。或许是我的虔诚,或许是险要关隘古道的历史文化深深地感染着前来膜拜的每一个游客,抑或是残缺的城墙仍威严峙立驱使着我又一次举目远眺国际易经网,又一次端详它饱经风霜的面容新疆火车站。

站在城楼顶上王牌逃妻,只见一条大道顺着山谷,穿过深广的城门,蜿蜒伸展于关外群峰之间。俯瞰关内,一览平川,漳州平原稻海铺展,开阔无际。从城楼一旁登岐山的顶峰,只见关城两边山岩交错,怪石嶙峋,到处是悬崖峭壁,古洞深穴。有些山头上,还残留着古代山寨用石头垒砌起来的城垣。这一带群山从西朝东七彩蝶园,紧靠着由北向南的九龙江北溪支流,山高水深,岩陡流激,构成了一道天然屏障。
来之前,看到的资料说,曾经“植松夹道,连阴十里”的万松岭,“由于年久日长,松树乏人照顾,纷纷凋谢,沿途又变成漫山巨石累累滕县保卫战,如团云纷坛唐诗咏老公。”而我眼前所看到的是,曾经满山遍野的巨石,如今已所剩无几,所采石块堆满山坡。当年万松关下堆石如云的景观已不复存在。
现在,明代大学士林釬撰写的《施公新修万松关碑记》残存,也有左宗棠在漳州政治活动的“纪事刻铭”的碑记残迹, 沿途还有不少摩崖石刻。但是智博网,这城堡门楼已毁,城墙和关门尚存,高大的关墙被拆除所剩不到一半,原来石砌的谯楼与炮门,亦湮没于那动乱的年代。
“捂住眼睛,以为从此不再看到颤抖的伤痕。”块块斑驳的城墙,丝丝尚存的石刻,令我切实地感受到了笔的纤细和微弱,切实地感觉到了岁月的沧桑和历史的无情。数百年来屡经烽火的兵家必争之地,只剩下一座城楼遗址,成为留供后人缅怀历史的古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