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开轻变传奇万捕头新官三把火,祝无双旧岗思人生 《武林外传》第八十二回-疯言冷眼

万捕头新官三把火,祝无双旧岗思人生 《武林外传》第八十二回-疯言冷眼
《武林外传》第八十二回
开场词
万里寻亲不相识,千兜百转方是君;
一别山门七八载,无心怎把故人寻?
知是官袍绣花来,谁料长袖暗箭出。
道是无缘还有缘,说破玄机天地昏。
(1) 内景—大堂—白天
白展堂与来人各自施礼,连忙让来客店中歇坐
老白:大表哥啊,还真是你啊!刚才第一眼我都没敢认你!
男子:诶?那你可不如我啊,我打门前路过,第一眼就认出你了!
老白:可不是咋的啊,我没变样,您可是大变样了!
男子:怎么说?
老白:当年在葵花派看你那是眉清目秀,这咋一晃十几年还虎背熊腰了呢!
男子大笑:没办法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当差的不是风吹就是日晒,哪个能眉清目秀啊!倒是你,当年贼眉鼠眼的,真没成想,现在也是大变样了!
白展堂笑意盈盈:是么?变啥样了啊?
男子:鼠眼贼眉
白展堂不失礼貌的微笑:那还真是变了挺多啊…
男子:诶?你知道姬无命么?我听说他是死在你们镇上河边的?
白大惊:啊…是么…谁啊?
男子:盗神你都没听过?
白展堂:听说过听说过…就是不一个行业,不咋熟
男子:诶?我以前看过他的通缉令,怎么像当年来葵花派找你的那人?
白搪塞:不可能!您认错了,我上哪儿认识他们哥俩啊
男子:哦..嗯?那你怎么知道是哥俩?
白展堂咽了一口吐沫支吾道:呃…那是因为…
支吾间,救场之人至,佟湘玉正出
湘玉:小贝,快去上学
小贝:哎呀知道了,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小贝出。
湘玉抬头正见一男子与白展堂相对而坐:诶?蘸糖,这是你滴朋友?
白大喜忙岔过话题:啊!对对对,介绍下,这是我们掌柜的,放眼八十村方圆五百里最抠—最美的掌柜的,佟湘玉!
男子:久仰久仰,见过掌柜的
湘玉:哎呦,看看看看,客官一脸滴正气,一看就是个正派角色,蘸糖你还认识这种朋友呢?
老白:说啥话呢…我不就是一身正气么,就差把正字儿写脸上了!
男子:掌柜的玩笑了,在下万一知,以后还请多多照顾。
湘玉不解其中意:以…后?
万一知:啊,是啊,以后我在镇上当差,可不是要请你多多照顾了?
佟白:当差?!
万一知:怎么了?上一任捕头没和你们说么?
老白:啊…说了说了!华婷婷就是说你得几天以后才到,没成想..
万一知:嗨,这不是嘛,来的时候,正巧了遇到了去广阳府的兄弟,借了快马跑了个风,要不然可不止三天。
老白:那…感情好啊!大表哥啊,那我以后就都靠你照顾了啊!
湘玉:大表哥?你们还有亲戚呢?
老白凑到湘玉耳边嘟囔到:没有,凡是葵花派的弟子都叫他大表哥
湘玉:为为啥啊?
白悄言:拍马屁呗,传说他是师祖的表亲,谁不想沾点亲啊!
佟会意:哦…
万一知:嗨!白兄弟,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叫我万捕头就行了,诶,对了,咱们镇上是不是还有个捕快啊?
老白:啊?是,你刚才进门时出去那个就是!
万一知:哦?是个女子啊?
老白:呦,那您可别小瞧她,真动起手来仨俩贼不是她对手!
万一知:好好好,那可省了我的力气了,哈哈,白兄弟,新开轻变传奇那我就先回衙门交办文书了,有空,我们小酌几杯?
老白:那男人之间的事儿能叫小酌么?要酌就得酌死!
万佟:嗯?
老白:呃…喝尽兴,喝尽兴…
万大笑三声: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佟掌柜,再会了!
湘玉:万捕头慢走啊…
(门外)万一知:好一个艳阳天儿啊,哈哈哈
万一知出刘奶奶绕口令,白展堂一擦冷汗:呼,总算是走了
湘玉望其背影:这新捕头,人还不错嘛,看起来很阳刚,人也很阳光,还很有礼貌诶。
白冷哼一声:那你还是趁早别那么想了!
湘玉:为啥?
老白:这人是典型的先礼后兵,在我们葵花派的时候,比你还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湘玉:你说哈?
老白:反正就是…铁面无私,六亲不认,得理不饶人,抓个蛤蟆能捏出脑白金,逮个兔子能攥张手抓饼那种!
湘玉:这不是和老邢差不多么…
老白:差多了,老邢好歹还通点情,姓万的可是眼里一点沙子都容不下,当年师父出门,让他带着我们练功,可是没把我们弄死。
湘玉:咋?
老白:谁偷个懒打个盹,立马让你抱着旗杆子爬到上面晒一炷香。
湘玉:还挺有创意…
老白:大中午那太阳,比你脸盘子都大,他骑马让我们跟着跑,绕场三百周啊!谁敢偷懒让他抓着了,就地拽后厨去刷泔水桶!
湘玉:那你被抓到过没有?
老白:哼,从来没有!
湘玉:那你还挺能跑的啊?
老白:哼—因为我一直在刷桶
湘玉:呃…那你还挺机智…真没想到啊,表面看起来很阳光的人内心这么残忍。
老白:何止是残忍,简直是没有人道!哎呀,那时候就幸福的就是无双了
湘玉:为啥啊?
老白:她管做饭啊,又不用跟着练功!
湘玉:哎呀,当捕头和当混混又不一样,他总得讲理吧?
老白:那当——嗯?你才混混呢,反正别管咋的,咱多注意点,别让他抓着小辫子就是了,要不你就等着他关你门吧!
湘玉:哎呦,让你说的跟来了个灾星似的,至于么?
老白一摸下巴:等你见识了,啥叫翻脸不认人以后,你就不这么说了
湘玉:你要这么说…铁面无私…对咱老百姓来说,这不是好事儿么…
老白:好事儿还是坏事儿咱管不着,他只要不是奔我来的,爱咋折腾咋折腾吧…
(2)内景—大堂—上午
小郭出,长伸懒腰:掌柜的早啊,回笼觉就是香啊!
湘玉:小郭早
秀才打哈欠:掌柜的早啊
湘玉:秀才早
大嘴捧着盐罐子要出门:老板娘早
湘玉:大嘴早,诶诶诶?你干啥去?
大嘴停步回头一举盐罐子:买盐啊!
湘玉一招手:等一下,都过来,开个小会,额有话对你们说
大嘴凑过来:啥话啊?
秀才:发津贴了?
小郭:好啊好啊!
湘玉:好你个头,咳,咱们镇…今儿新来了个捕头
小郭:啊?帅不帅啊高不高啊,有没有六块腹肌啊,星座血型是什么?谈过几任女朋友啊?
秀才一拽小郭袖子:芙妹…
小郭:呃…我其实…主要是替无双问问…
大嘴:来来呗,关我买盐啥事儿啊?
湘玉:咋没关系,蘸糖说咧,那个人眼尖的很新东方学嫖娼,你们都注意点!
秀才:我们注意什么啊?
湘玉:千万别买私盐!
大嘴不以为然:哎呀这你放心吧,这种事儿一回生二回熟,我还能犯第二次咋的!
老白:咋听着那么别扭….
湘玉一指小郭:还有你,不要动不动就殴打账房!
小郭:呃…我尽量背着他打!
湘玉:很好,还有你,算好账哦,千万不能漏税!
秀才:肯定不会的,咱们店一直是纳税大户的!
湘玉最后叮嘱道:蘸糖,晚上按时关门哦
老白:诶,放心吧!不该放的人一个不放!
小郭:你要这么担心他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话…请他吃顿饭把他嘴堵上不就完了么,至于这样么?
大嘴:就是的,老邢和小六刚开始不也这样么,吃咱几次,那照样自己姓啥都不知道了。
老白一摆手道:这次不一样,他非但不吃请,你要请他,反手就能抓你回衙门!
众人:为啥啊?
老白:说你行贿,心里有鬼
秀才:啊?不至于吧?
老白丧个脸:咋不至于啊,当年在葵花派他就是这么对我们的!
小郭一伸手:你等会,他是你们葵花派的?那怎么当了捕头啊?
老白:这我哪知道去,也没问过啊!
大嘴:那要不行…就让无双用个美人计呗
秀才:再时不时少送点小礼物,一来二去的再怎么样也拿下了
老白:妈呀,那你们就会知道什么叫视钱财如粪土,视美女如白骨!
大嘴:那咱们就…
湘玉挥手打断对众人款款讲到:行咧行咧,一个个都瞎琢磨啥呢!他严任他严,额开额滴店,只要咱们规规矩矩做生意本本分分做人,衙门滴越铁面无私,对咱们来说就越是好事儿,你们要是谁不好好守法咧,想那些歪门邪道,那吃亏也是活该,明白了么?
众人:明白!
湘玉:开门,干活。
(3)内景—大堂—中午
无双归来,嘴里碎碎念: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老白:咋的了这是,谁敲你回车了?
无双:也不知道从哪调来的捕头,一来就找我茬儿!
老白:嗯?你不认识姓万的么?
无双:我去哪认识啊?
老白:哦对,他在的时候你在后边做饭呢,一直没见着
无双:什么?
老白:没啥,他找你啥茬儿了啊?
无双:刚见面就问我,啊?你是捕快嘛,我说是啊,他可倒好,嗓门大的要死,说什么你堂堂一捕快怎么不穿官服啊?还有没有点对职业的尊重啊?还想不想在捕快的道路上发光发热了啊?
小郭听笑得花枝乱颤:那你堂堂一捕快为什么不穿啊!不想发光发热了啊?
无双:穿着难受啊,衙门发的那面料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忍俊不禁造句,我都习惯了好么!镇上就这么些人,谁不认识谁啊,两任捕头都没说过我什么,他算哪跟葱嘞!
可爱的大嘴端着盐罐子进门:他要是颗葱就好了,我中午就把他炒了,省得以后找咱事儿了!
老白:别胡说啊,人家说的也没错,你上岗可不得穿官服么?
无双:哎呀师兄,你向着谁说话呢?
老白:你还别攀亲,按理来说他也是你师兄。
无双:啊?他也是我师兄?
老白:他之前也葵花派呆过。
无双:啊?是这样啊,我说看他有点面熟…算了算了,一个师兄就够受了,俩还不磨叨死了!
老白:嗯?小丫头片子说啥玩意儿呢?
无双:没…没什么,嘻嘻,夸你呢!我回屋换衣服去了
老白:不吃饭了啊?
无双:不吃了,中午还要开什么动员大会..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小郭摇摇头:诶呀,话正说着呢,这新官儿的三把大火就开烧了
(4)内景—大堂—午饭
小贝归,碎碎念: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小郭一挑眉:呦?今儿这是怎么了,江湖最新暗号?
湘玉:咋了小贝闪婚试爱,烦啥呢?
小贝一摔书包:死邱晓东!先生好不容易让我们玩会儿,他非要组织什么拔河比赛,幼稚不幼稚啊!
老白:拔河咋了,集体活动大家都能参与,不挺好的么?
小贝:好什么啊,输的那组留下打扫卫生!
秀才:那看你这回来的这么早,八成是赢了
小贝笑言:嘿嘿,赢是没赢,但是…本掌门河拔不过,路还不会跑啊!
一旁的湘玉脸一沉:小贝,你过来
小贝见嫂子面色不妙便敛了笑,坐听叨
湘玉:小贝,嫂子要说你两句咧,书院又不是你一个人滴书院,不能啥事都按着你的意思来吧?
小贝嫌她磨叨:哎呀哎呀!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我那不是陪他们玩了么!
湘玉:嗯,你知道就好
小贝一抖肩:反正我就假装用用力咯,跟着喊喊一二三,实际上一点劲儿都没出,嘿嘿
老白:呀?那你还觉得挺聪明的呗?
小贝:那怎么了?绳子那么粗,我手磨坏了怎么办,你喂我吃饭啊!再说了,那么多人,就少我一个人有什么关系?
湘玉:小贝,那你知道你们为什么输了么?
小贝:为什么?
湘玉:就是因为你这样想的人太多了,一个人觉得这样没什么,两个人也这么觉得,那还能有个好么?
小贝理亏嘴却不饶人:可…那…那也总有人不这么想咯!
湘玉:那你咋知道谁不这么想?
小贝犟到:反正总有傻人出傻力咯…
老白见状,举起手里的一根筷子递于小贝:小贝,你拿着
小贝:干嘛?
老白:把它掰折了,白大哥给你买串儿糖葫芦
小贝:哇!好啊好啊!
小贝双手用力,筷子应声而断
老白笑言:好,不错,这样啊,咱玩大点儿,你拿着这三根筷子,一起掰折了我给你买三根,要掰不折呢,之前的也作废,咋样?
小贝:你说的?不许抵赖啊!
小郭:我们都看着呢他不能抵赖
小贝双手用力,不断,靠桌踏凳以膝顶之,断矣
小贝大笑伸手:拿来吧!
老白:行!不愧是当个掌门的人,这样,咱敢不敢再玩大点儿?你要能把它们弄折了,以后我就天天给你买糖葫芦!
说吧,又取了一把筷子在手中,小贝口水横流,接之,手握青,脸红涨,吱哇乱叫,筋疲力尽不能断。
湘玉心疼忙抢过:好咧好咧,干啥呢这是,额滴娃还要用手写字呢。
老白笑言:咋样?明白了么?
小贝气喘吁吁:明…明白什么?
老白举着一根断筷:一个人的能力,确实有限
又拿起一把筷子:每一个人的能力加起来,就是坚不可摧,但前提是,每一个人的力量都不能少,不管干什么都是一样,这就叫—众人拾柴火焰高
小贝心明嘴不服:切,好好的筷子弄折了,浪费!
湘玉笑道:好咧好咧,开饭开饭,秀才记得算下账哦
秀才:什么账朴教授?
湘玉:坏掉滴筷子啊,直接在蘸糖月钱里扣…
小贝:噗…该!
老白:啊?不是,你讲不讲理啊,我这是心系下一代的素质教育啊,我冤不冤啊我?
湘玉:好好好,那这次就不扣了
老白:谢谢掌柜的!
湘玉:在下个月里的扣
秀才: 知道了掌柜的
老白:我再也不管闲事儿我…
众人落座,小郭分发碗筷,老白下手取肉,湘玉断之:脏!别碰
小郭:没出息!
老白:你有,你别吃!
小郭:我不吃,吃多了长脂肪,侯哥你吃
秀才:我吃...还是你吃吧我吃多了掌耳光
小郭:哼,算你聪明
湘玉抬头:诶,无双呢?咋还没回来?
老白:且得忙着呢,第一把火正烧着呢…
言语间,无双归
湘玉:这不就灭了么,无双无双,快来吃饭啊!
无双无精打采:吃不了了..我拿俩热馒头就行了…
大嘴:热馒头我都吃了,凉的行么?
无双:只要是能放嘴里的就行…
老白:都大中午头的了还干嘛啊?
无双:动员大会…
小郭:动员啥啊?
无双:动员各个岗位的人员努力工作积极奋斗,在人生的道路上尽情发光发热…
湘玉:额滴神啊,这都这么大太阳还发啥热
无双:先不说了,开完会,一会还要挨家排查商铺呢
老白:啊?有啥可排查的啊?
无双:防火情况,防汛情况,防盗情况,防腐情况
众人:防腐?
无双:防止食品腐烂啊!这都忘了!
湘玉心疼道:那就…晚上早点回来,让大嘴给你做点新滴?
无双叹气道:没戏了,晚上要蹲点摸查贼窝,算了吧…
老白怒斥:净胡扯!咱镇上哪有贼啊!
众人望之不语
老白:呃…就算有贼…哪那么容易摸啊!
小郭:那就夜里回来的呗,我给你热热也行…
无双:八成是回不来了..夜里还要开总结会议加深夜防盗防贼动员大会…
秀才:夜里也发光发热啊?
大嘴:你们是捕快还是灯泡啊…
湘玉:额滴神啊…他真滴是七侠镇捕头,不是六扇门总捕头么..
小郭:我爹除了有大案的时候也没他这么忙啊…
老白:那你也先垫把两口啊,防腐不急,先防个渴防个饿
无双摇摇头: 算了吧,我还是想想怎么防猝死吧…
无双弓腰出。
老白感慨:这几天,给无双这孩子都折腾完了
小郭吐槽:可不是么,先是一个偶像派的凌腾云,除了耍帅啥也不干!
秀才接之:又来了一个热血派的万一知,除了不帅什么都想干!
老白接之:哎呀,连我这个偶像派的师兄都心疼了…
小贝接之:连我这个衡山派的掌门都看不过眼儿了!
湘玉接之:额这个青春派的掌柜的也觉得心疼啊!
秀才接之:我这个乐天派的读书人也觉得过分了!
小郭接之:要是换了我这种逍遥派的女侠,当时就撂挑子不干了好么!
大嘴迷茫之:诶诶,那我是啥派啊?
众人静思,白拍之肩膀曰:黄油派
大嘴慢点头:哦…
湘玉提筷:吃饭吃饭
遂碗碟作响。
(5)内景—大堂—下午
声先行人后至:好一个艳阳天啊!
老白抬头见来者:呦,大表哥,您来了
万一知一摆手:诶!公务期间别攀亲,请叫我万捕头,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哦!
老白:啥啥公务啊?
万一知回头道:祝捕快,快点走啊!
无双筋疲力尽,进而言:师兄,掌柜的…
湘玉愈发心疼:无双,哎呦,咋累成这个样子,快歇歇
万一知一挥手:歇就不歇了,咱们快开始吧!
众人:开始?
老白:啥开始啊?
万一知:例行排查啊!防火防盗防汛防腐啊!
湘玉:哦…您才来第一天,真够下功夫滴哦…
万一知:没办法啊,都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小郭讽刺道:哦…那您随便看,那边儿是厨房,楼上是客房,外面是茅房
万一知:我去茅房干嘛?
小郭:防臭啊厦航国旅!
湘玉:去,别胡说,万捕头您慢看哦,楼上请…
万一知:不用了,就先打这儿开始吧!
湘玉:开始…啥开始?
万一知一指柜上所挂菜牌:这儿菜牌,嘛时候写的?
秀才:额…几年前吧…
万一知:这三花白鲫的价格,不太对吧,我前儿个在十八路铺还见了呢温柔小传。
秀才:那啥,有些东西的时价儿都是临时的
万一知:那为嘛不写上?
秀才:因为写了也没用,几天一个样儿…
万一知:那你们这是欺诈消费者啊!就不怕有人投诉你们!
小郭:哎呀没有那么严重好吧,客人都是熟人,结账的时候说一声不就好了么?
万一知:熟人?那我是熟人么?
老白:当然是——(忙摇头)呃…不是人肉场!
万一知:哼,知道就好,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哦!祝捕快,去,都给它摘了,到时候新的写出来你也看一下。
无双:不用了吧…我都在这儿住了这么久了,也没见到有客人投诉过一次…
万一知:祝捕快啊,你还年轻啊,没见过多少案子,这叫防患于未然,懂吗?
无双:可这明明也不算什么患啊…
万一知:嗯?你是捕头还我是捕头?
无双:您是您是..
万一知:那就别废话了啊,按我说的办吧。
无双面露不悦,亦照吩咐行之
湘玉望之:额滴百年老菜牌儿…
万一知:行了,你们平时,都从哪打水啊,干净么?
老白:您渴了啊?我给您沏茶…
万一知:嗯?干嘛?你不会是想贿赂我吧!
小郭:一杯茶就能把您贿赂了…您的贪污线也太低了吧…
万一知:那应该要什么?
秀才:起码得吃个饭要点银子什么的,再不济要个美人计也行啊!
湘玉:去去去..万捕头要看水是吧,额们后院有口井,干净滴很
万一知:走着
(6)外景—后院—白日
万一知:这井,有年头了?
老白:那可不,正德年间的
万一知:死过人没有?
湘玉:啥啥啥啥?
万一知:我说,这井里,死过人没有?就噗通,哗啦啦啦那种!
湘玉:额们哪知道啊…
秀才摇摇头:反正我在的时候没噗通过…
老白一摊手:那我们在的时候就更没哗啦啦啦过了啊!
万一知:那晚上有没有人往外爬?穿的是白衣服还是红衣服?留的是长发还是烫卷儿?
众人安静视之。
万一知:呃…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佟湘玉长舒一口气。
小郭突然插话:诶,死过鸡算么?
佟湘玉恨不得掐死小郭
万一知喜笑颜开: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果不其然还是死过!
小郭又一机灵:啊?就死个鸡都算啊…那掉进去个老鼠不也得算啊..
佟湘玉正在掐死小郭
万一知:什么?还掉进过老鼠!你们难道没听过鼠疫么?竟然还把这种水拿来做饭?你们…你们良心何在啊!
老白忙解释:去,瞎咧咧啥呢,万捕头您别听孩子胡说,我们这井贼干净,都喝了两三年了,连肚子疼的时候都没有,不信您问无双!
小郭:对对对,不光贼干净,而且贼都喝了两三年了…
无双:啊!是啊是啊,这个水没问题的,您放心好了..我平时自己也喝的
万一知:你喝过没事儿就能代表别人喝了没事儿么?
无双:关键是别人喝了也没事儿啊!
万一知:那也不行,打今天起,所有用这水做的菜泡的茶,你们要自己先尝过才能给客人喝!
无双:啊? 那得多麻烦啊,要不一天早上尝一次就行了吧…
万一知大手一挥:你是捕头我是捕头?
无双默然。
老白:那给人的茶我们先喝,客人不跟我们急啊…
小郭:就是,再说了…那尝来尝去,您也不怕我们尝出病来…
万一知:崩废话,出事儿了也算你们畏罪自杀!
无双:您考虑考虑建议的合理性好么…
万一知:考虑嘛啊考虑,捕头说的话,不就自带合理性么?走着,去厨房看看!
(7)内景—厨房—白日
大嘴在切菜,万一知推门入
大嘴:嗯?你谁啊你!谁让你进来的!
众人后进
老白介绍道:这是咱镇上新来的万捕头,这是本店唯一大厨李大嘴
大嘴秒怂:呀,是万捕头啊,幸会幸会,您随便进,随便看,那啥有事儿您说话啊,咱都是一家人,您知道我姑父是谁不,我姑父是——
老白捂其嘴:万捕头您慢慢看,有啥不满意的您说啊
万一知:菜挺新鲜,肉也挺新鲜,这盐嘛…
万一知捻、摸、品:也是官盐
众人放下心来
湘玉:那就没啥问题了!
万一知: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他了万一知一指李大嘴
大嘴:我我我有啥不满意的…
万一知:他不新鲜
众人:新鲜?
小郭:都晒肿了能新鲜么…
大嘴:去,那我又不是菜,我咋新鲜啊?
万一知:你自己看看你那手,脏不脏、油不油啊?
大嘴:那我有啥招儿啊,刚切完肉就这样啊!
万一知:哦,那手尖儿的泥呢?
大嘴:洗菜啊!菜根儿沾上的,不怨我啊!
万一知:这话别对我说,对你手上那一百万个细菌说去
大嘴:我跟它说的着么我!
湘玉捂其嘴:哎呦万捕头,您放心,额一定好好看着他洗手滴..
万一知:记得用热水,多洗几遍,别不当回事儿啊,要是让我知道你们这儿的客人吃出了病,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大嘴:是,万捕头您放心…一会我就请一百万个细菌做个开水桑拿…
万一知:走着,再看看客房
秀才:客房就不用了吧…最近都没什么人住的!
万一知:那就更要看看了!门锁了么?窗户关了么?
老白:您放心,我经常看,这都能保证!
万一知:哦,你能保证?那有没有暗道?有没有地洞?有没有天窗?
小郭:您说的是客房还是牢房啊…
万一知:还是嘛!丢了东西你们都不知道,走着!
湘玉:额带您去…
万一知湘玉先行,老白拽无双:你过来
无双:怎么了?
老白:就你们这个查法儿,别人家能干么?
无双叹道:不能干怎么办…等着他翻脸不认人?
秀才埋怨道:那也不能瞎查乱查吧…什么噗通哗啦啦的,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无双:咱们这都算轻的了…钱掌柜家万利当铺都关门了…
众人:为啥啊?
无双:因为…他说老板整天鼻青脸肿的,太影响市容!
众人默然,秀才看了看小郭:芙妹
小郭点点头:你放心侯哥,我尽量造成内伤
无双长叹一口气:算了,不跟你们说了…我觉得我要好好考虑考虑前途问题了..
万一知(画外音):诶?你们店还供着像呢?
湘玉(画外音):这是关二爷…您楼上客房请…
万一知(画外音):封建迷信不可有!去!回头换个财神爷
湘玉(画外音):啊?哦…就换就换…
(8)内景—大堂—下午
万一知:行了,我看也差不多了,祝捕快
无双:啊?
万一知:你住这儿,以后就麻烦你监督他们了
无双:哦…
万一知:怎么?你不会徇私枉法吧?
无双:我…
老白:万捕头您放心,我们肯定严肃整改,坚决不给您和祝捕快添麻烦!
万一知:算你识相,行了,走吧,下一家
无双:万捕头,您…自己去吧,我…有点累
万一知:累了?这才几家啊,再说了,我说什么你照着干就行了,又不用你动脑子,累嘛啊,祝捕快,你可不能偷懒啊!
无双寞落脸:我…那好吧,走吧。
万一知:走着,一会啊,你就按我说的办…
二人出。
湘玉:行了,别愣着了,该干嘛干嘛吧
众人:干嘛啊?
湘玉:还用额说么,洗手的去洗手!
大嘴:那得洗成啥样算行啊?
湘玉:洗到细菌都不好意思住为止!
大嘴下场:那他们要脸皮厚死活不搬呢?
湘玉:那就用开水烫砖头蹭,强拆会不会!
大嘴:这不是没事儿找事么…
湘玉:该尝水滴尝水
小郭:那咋尝啊…
湘玉:把晚上要做饭洗菜滴水都喝一口
小郭:那我要喝中毒了呢…
湘玉:死了算你女中豪杰
小郭:没死呢?
老白:女中浩劫
小郭:去死
湘玉:蘸糖你也别愣着咧
老白:干啥啊?
湘玉:去换个财神爷啊!还有秀才,去把新菜牌挂上,燥起来燥起来!
各自散去。
(9)内景—大堂—晚上
小郭:大嘴,快给我俩馒头
大嘴:嗯? 你中午不都吃俩了么
小郭:水喝的太多了…弄点干的中和一下..
大嘴:你知足吧,看我这手,来来回回泡了十几遍才合格,不知道的以为拿硫酸拿过了
小郭:我看看,还真是啊,以前是熊掌,这都改成鸡爪了…
秀才:我说,再这么查下去啊,没问题也查出问题来了…
湘玉:哎呀,大家忍忍吧忍忍吧,新官上任三把火
老白:我看这架势啊,三把咋也打不住啊…
无双大口喘气归来
湘玉:额滴神啊,蘸糖快倒水,咋累成这个样子了?
无双:没什么…下午查铺子找的事儿太多了…吵架吵的嘴都干了
小郭:咋回事儿啊?
老白:快坐下说
无双(喘气):万捕头…说…说人家古董店装修太传统,缺乏创新精神!
秀才:无稽之谈嘛这不是!古董店不传统谁去嘛!
无双:这还不算什么,还说人家胭脂铺风格太浓艳,有伤风化!
小郭:胭脂铺不浓艳去卖烧饼嘛?
无双:最气人的是,说人家东街的澡堂子湿气太重,容易得肩周炎,我都不知道怎么搭话了…
老白:废话,澡堂子没湿气蹭土去啊!
小郭:那…你晚上不是还要蹲点么..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无双摆手(喘气):不用蹲了,万捕头还跟人吵着呢,正在娄知县那儿评理呢
老白:吵起来了?跟谁啊?
湘玉:额滴神啊,都闹到娄知县那去了?
无双摆摆手:不是那些商铺的老板,是…马夫、更夫、伙夫、鼓夫!
大嘴:咋的他还敢跟我姑父吵架了?
无双:是鼓夫不是姑父
大嘴:鼓夫是啥辈分儿啊?
老白:边去别添乱,那他跟人家吵啥啊?一捕头跟人家也不挨边儿啊!
无双:谁说不是啊,可他就看不过眼,说他们养马的马瘦、敲鼓的鼓破,说他们怠工,懒懒散散,没能在宝贵的人生事业上发光发热,然后就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小郭:别人发不发光发不发热,关他哪门子事儿啊…
湘玉:额滴神啊,这已经不光是三把火了..咋还成山林大火了?
无双:说的就是啊,他是我上司,又不是人家上司,人家哪儿能忍的了这个,就抓着他去知县那儿去了
小郭:那你可以歇一晚上了?
无双放下碗,摇摇头严肃道:不是一晚上,我…我想好了
老白:想好啥了啊?
无双摸摸手:正好趁着乱,他也没空问我,我打算…
小郭:打算啥啊?
无双长叹道: 辞职
湘玉惊:啥?这个…是不是太随便了,无双…你再好好想想?
小郭忙劝:是啊是啊,他也就是刚开始热乎劲儿大点,不至于一直这样的!
老白:你要是实在嫌累就请两天假歇歇!
无双解释到:哎呀不是,无双又不是怕累的人,这也不是一时冲动…
老白:那你是为啥啊?
小郭:对啊干的好好的么不是…
无双:就是…我也说不太清楚嘛!一开始当捕快呢,是为了自力更生,不给你们添麻烦,后来..小六一直求我,也是为了不让小六太难办,小六走了以后,其实就不太想干了。
老白:就因为这?
无双:当然不是,更重要的是,以前不管怎么说,他俩有什么事儿还跟我商量商量,我还觉得有点意思,自从这个万一知来了以后..今天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我一点发言的权利都没有了…说了也和没说一样被无视,你们也看见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老白:去,说啥呢死孩子,谁嫌你添乱了,问题是…当个捕快多好啊!我就是没机会,要不打死我也不跑堂啊!
小郭:就是嘛,旱涝保收不说又清闲白太阳,就咱们镇上这治安,一百年都不出一个大案子!
大嘴:就是的,一方山水一方人,贼祖宗来了都改邪归正了,省了你多大事儿啊!
无双:哎呀..不是了啦,就是…怎么和你们讲呢…人在工作的时候…总要有个除了赚钱以外的目的,不然没办法在宝贵的人生道路上发光发热,你们…懂我的意思么?
大嘴摇摇头:不懂,那我干活就是为了赚钱啊!不赚钱谁干活啊!
无双眉毛一挑:你再想想?
大嘴:妈呀,说的也是啊…要是不为了多攒点钱娶媳妇儿,我早回家放羊去了
秀才:那我算账也只是为了赚钱啊!
无双眨眨眼:是么?
秀才点点头:呀…对,我其实是为了备考,算账只是暂时的生计罢了…
小郭:那我…我是为了啥啊?
无双看了一眼秀才。
小郭:哦…你说的...也对吧…
湘玉:额…是为了小贝有个家
老白:那我是…诶?对啊..那我是为了啥啊?
无双叹了口气:明白了么?你们不管干什么做什么,都有一个除了养活自己以外的目的,这样人干起活来才能有劲头,否则只要早上一起来,一想到要工作就会觉得浑浑噩噩,时不时觉得身累心更累,不管干什么的无精打采,稍微有点事儿就会埋怨起来没完,其实都是因为没什么动力罢了,要是姓万的再这么大包大揽的下去,我真就没什么动力了…
小郭:那你不当捕快…打算干嘛去啊?
无双:不知道,总之先换个环境换换心情吧…
老白一口否决:不行,你哪儿都不许去!
无双忙安慰:哎呀师兄你放心啦,我会先从镇上找起的,如果镇上没有…
老白:那你就给我再找一圈!这孩子,好不容易安定一年,瞎飘啥啊!
无双:哎呀,我累了,不跟你们说了咖啡因乐队!
无双下场
大嘴酸到:不就是混混日子么,至于这么认真么..
秀才:我觉得至于
小郭:为什么啊?
秀才:我想了一下,如果你告诉我明天科举取消了,估计我一整晚都睡不着觉,完全不知道活着要干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而活了
小郭:嗯?
秀才深情道:当然了…除了芙妹,但你总不能让我去你家天天混吃等死吧?
小郭对望道:当然不会,粮食那么贵,你光等死就行了,不用混吃…
湘玉:说滴也是,要是小贝走咧…额可能就跟蘸糖走了
大嘴:诶?那照你们这么说的话,我要是娶了蕙兰…呀,那我还是个厨子啊?
老白听了众人的话,咬了咬手指头,深思不语。
(10)内景—大堂—白天
(门外)万一知:好一个艳阳天儿啊!
老白:呀,大表哥来了
万一知:祝捕快在吧?
老白:额…您找她有事儿啊?
万一知:废话,我是他上司能找她没事儿么?
老白一招手示意万一知坐下,复道云:大表哥啊,这个…有句话叫各司其职您听过么?
万一知饮水道:嘛意思?
老白:就是个人干个人的事儿,各人各找各的妈,少管点闲事儿…不然就成事儿妈了…
万一知:嗯?你这是在讽刺本捕头么?
老白:当然…不是了,我的意思是,有挺多事儿其实无双就能替您分担,您不用刚来就这么忙里忙外的,毕竟人生地不熟的是不唐小然?
万一知:哪的话啊,我当了捕头这么多年,还抵不过一捕快?再说了,我那是为了让她多学习学习尽快成长
老白:那您不给她实践的机会她咋能成长呢,不成长咋发光发热呢?
万一知:在本捕头又亮又热的光辉下,她自然就跟着又亮又热了,有问题么?
老白:那月亮还有月食呢不是….
万一知:行了啊,别废话了,她人呢?
老白:她…没起呢
万一知:什么?还没起?这也太不像话了!
湘玉出:咋了嘛万捕头,在后院就听见您发脾气咧,消消气儿喝口茶。
万一知:你们说这个祝捕快,昨晚上,定好了时辰去踩点儿,结果她人呢?这是赤果果的旷工啊!
秀才抬头:是赤裸裸
老白:去,这咱镇捕头的传统
湘玉:哎呀万捕头,咋说无双毕竟也是个女孩子嘛,这几天一直都忙,你应该理解嘛!
万一知:理解?好好好,那晚上不来也就算了,早上呢?这都什么时辰了?太阳都上岗交班儿了,她还做梦看星星呢?
无双上场,正逢言搭话道:诶,对不起哦,昨晚没有星星只有月亮!
万一知见无双来,上下打量道:诶?祝捕快,你怎么还穿这身衣服?
无双:诶?手长在我的胳膊上,衣服放在我的柜子里,我想穿什么你管得着么?
万一知怒言:祝捕快,请你注意对上司说话的态度,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无双:诶,嘴长在我脸上,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万捕头,也请你注意你和百姓说话的态度,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猪!
万一知:不认猪?…你敢骂我!你还想不想干了你?
无双:我我…我本来就不想干了!万一知:那你可千万别干了!还省了衙门银子了呢!
无双:不干就不干,goodbye撒呦那啦明儿见了您馁!
万一知:你不来千万别后悔的哦个龟孙儿娘希匹%¥%¥%¥%¥(各种地方话)
老白:咋还飙上方言了…
白佟忙拉架。
湘玉:哎呀好咧好咧不要吵咧,万捕头您快坐!
老白:无双坐下,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无双:不坐了!我回屋歇着了!看完月亮看太阳!爷高兴!
万一知:我我…非要回衙门告诉娄知县袁东操博客,她旷工、偷懒、顶撞上司还不讲母语!
老白:啊?衙门还管这事儿呢…
万一知:当然了黄元申近况,公职人员要注意形象!
一旁观战的小郭:您还是先注意注意自己的形象吧…
万一知:你说嘛?
小郭:本来就是嘛,你照照镜子,看看你那脸都拧成什么样了?
万一知问老白:我脸怎么了?很难看么?
老白:没啥没啥…就是有点紧急集合了…
万一知大叫:哼,不干,不干更好,麻烦你们转告她一声,想干也不用了!我自己更省了心了,省得有什么行动怕人泄密了!
湘玉斟茶缓缓道:万捕头,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众人拾柴火焰高,你没有听过么?
万一知:听过,怎么了?
佟湘玉打开BGM《佟湘玉洗脑专用曲》
湘玉:捕快和捕头,两个人相辅相成,不管少了谁都不行
万一知:怎么就不行了?
湘玉笑了笑:蘸糖,递给我根筷子
白展堂会意,嘀咕道:行啊,还学会现学现卖了…
湘玉羞笑:万捕头,你能不能帮我把这根筷子掰折啊?
万一知:干嘛?
湘玉:考验你当捕头的动手能力嘛..
万一知冷哼一声,轻轻把筷子掰断:这又嘛难的?
湘玉:蘸糖
白展堂会意,递给佟湘玉三根筷子
湘玉:万捕头,那您再感受一下三根筷子一起掰
万一知接过筷子,一把掰折
湘玉又叫:蘸糖
白展堂又会意,递给佟湘玉所剩的八根筷子
湘玉:很好,万捕头,那你再试一下,八根筷子一起
万一知不知所云,接过筷子,双臂青筋暴起将其掰折。
佟湘玉咽了一口吐沫,显然剧本有些出入,bgm骤停
湘玉招手唤小郭来嘀咕:小郭,去给额拿一捆树枝来,要没晒干的
小郭:干嘛啊?
湘玉:快去!
小郭忙取后交,湘玉递与万一知:万捕头,您…再试试这个…
万一知手掰不断,湘玉长舒一口气,又见他忽地起身,以膝顶桌大喝一声,小捆木柴应声而断,佟湘玉见状一拍头,万一知将断柴递给黑面佟湘玉:佟掌柜,你到底想说嘛啊?拿我当免费力工呢?
佟湘玉想了很久温柔道:额…额滴意思是,您不去好好滴搬砖当个啥捕头嘛…
万一知:啊?你说什么呢?
老白忙圆场:没啥没啥…湘玉的意思是,咱镇上卖的筷子质量不太好,这一天都折了两把了…想让您见识见识,有空您帮着查查…
万一知:哦,那你早说嘛!浪费这么多筷子可惜了不,你放心,凡是有半点偷工减料,那都休想逃过我的法眼!
湘玉看着满地的筷子一拍头:蘸糖,额头有点疼,你们聊…
老白:这回是你自己掰的别算我头上啊!
湘玉:头晕你说啥额听不清…
老白:我跟你拼了…
万一知:行了,你们没什么事儿我也走了,告诉祝捕快,要辞职,利索点!我还等着招新人呢!
万一知出:哼,好一个艳阳天儿啊!
老白拿起断筷叹了口气冲着镜头道:看见没有!鸡汤易变质,说教需谨慎啊!
(11)内景—大堂—白天
无双换便装,手持公折官服出
白展堂忙叫:诶?无双..干啥去啊?
无双:辞职啊,昨晚不都讲了么…
白展堂:咳咳!都干啥呢,无双要辞职了…
众人忙围上三言两语说开来
小郭:无双…你再考虑考虑吧…
无双:还有什么需要考虑的么?
小郭:额…你要是不当捕快了,咱们店以后靠谁罩着啊!
无双:我当捕快的时候也没见哪儿需要我啊…
小郭:怎么没有啊!你不知道我每天起夜有个动静什么的,知道店里有个捕快都心安不少呢!
秀才:我也是啊!
小郭:嗯?
秀才:我的意思是…芙妹心安我也心安…
无双:没关系啊,以后大不了我陪你起夜就是了嘛!
老白:那也不行!
无双:为什么不行,你说个理由倒是先?
老白:理由就是…理由是..是啥呢?
老白眉毛一挑,小郭随口编道:理由是…万捕头已经道歉了!
无双:道…道歉?
老白:啊对对对!那家伙哭的,声泪俱下连裤子都湿了
无双:有那么夸张么…
小郭:有!绝对的有啊!要不是咱店地势高,那大堂都淹成池塘了!
老白:双啊,万捕头跟我们说了,他刚来这儿,特想好好表现自己,有时候说话重了点或者抢你戏了,都不是故意的,你给他点时间,他只是想在捕头的道路上发光发热,希望你能理解。
无双:那他…怎么不自己对我说啊?
老白:毕竟是男人,再咋的都好面子嘛!
无双:哦…那我去衙门问问他!
老白忙拽着:别别别…他忙着呢!他说等着亲自来跟你道歉,你要不在店里他来了咋整?
小郭:就是的,你容他适应适应跟你的分工嘛…
无双:那…好吧,看看再说咯..
老白:对..先回屋待会…他来了我叫你哈!
无双下场
秀才:喂喂喂,你们两个胡说八道什么呢?万捕头什么时候道歉了?
老白:这不是走一步看一步么,开了弓就没有回头箭了,这会儿还有个余地,等真辞了职再想回去就难了!
秀才:那万捕头也不可能和无双道歉啊…
老白:按常理来说…的确不能,除非…
小郭:除非他…有求于无双?
老白:英雄所见!
小郭:略有不同!
老白:嗯?
小郭问道:他那种人,一身干劲儿跟个牛似的,怎么可能有求于无双啊…
老白一挑眉:哼,再莽的牛也有拉稀的时候,咱这么大个镇子…也总有点儿他万一知没辙的事儿吧…
老白飞身出
小郭:诶?你干嘛去?
老白:给牛下泻药!
(12)内景—大堂—黄昏
无双:诶,师兄呢?
小郭:他…出去遛弯了
无双:啊?饭前遛弯儿?
小郭:呃…对啊…先遛弯空空肚子,然后才能多吃点嘛…
无双:哦…
湘玉:诶,无双,你拿着衣服干啥?
无双:我吃完饭去衙门辞职了
小郭:啊啊啊? 怎么又去啊..不都说好了等万捕头来了再说嘛
无双:我…刚才又仔细想了想,这其实不是道不道歉的问题,只要我还没找到当捕快的意义,不管是他错了,还是我错了,也都无济于事
小郭嘀咕道:掌柜的你先劝劝啊,无双要撂挑子了,老白正外边儿想办法呢!
湘玉:哦..额…无双,要不你先坐,这会儿娄知县也正吃饭呢,你晚点再出门也来得及嘛,不然多不礼貌啊!
无双想了想道:也是…那我先去帮大嘴端菜好了。
无双下
小郭急嚷道:喂喂喂大姐,什么叫晚点也来得及啊,你这叫劝嘛?
湘玉:劝啥劝嘛,这是她自己滴决定,额哪儿能劝的了啊?
小郭嫌弃的看了眼佟湘玉,意思是你心里巴不得祝无双早点走吧
湘玉自然看懂又道:想啥呢嘛!…额是那么小气的人嘛!额心里也舍不得无双走,可那毕竟是她自己滴想法嘛,额有啥办法?
小郭踮着脚不以为然:哦…你是掌柜的,那你说是就是咯…
湘玉:咋?还不信,你也是滴,自己滴事情弄明白咧?还管人家
秀才忙护驾:其实芙妹也是为她好嘛…
湘玉:少来了吧,你们这些人啊,不要总以为用一句‘为她好’就可以擅自干预别人滴人生选择咧金色的脚印,动不动就趾高气昂指指点点的,人家喜欢什么生活你咋知道?你喜欢什么凭啥人家就一定要喜欢?不要总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那么喜欢当捕快你自己咋不去当?
小郭:喂喂喂!干嘛啊跟机关枪似的嘟嘟嘟嘟嘟嘟…你有火别冲着我俩来啊..那还不是老白不乐意嘛!有本事你跟他说去啊!
言语间,无双端菜而出,恰逢门外也来一中年妇女
妇女:请问,祝捕快在么?
湘玉见来人忙道:呀?宋寡—宋大娘您怎么来了
宋大娘:哦…我找祝捕快
小郭忙喊:无双,无双,出来,找你的…
无双出放下菜,搓搓手:啊?找我的?
宋大娘见无双忙道:祝捕快,您今儿怎么没去巡街啊?
无双:啊?我…有点累请了个假…您…找我有事儿嘛?
宋大娘:也没什么大事儿,平日里我家女儿,都是看你巡完街就来叫我关门回家,这两天你没来,还以为你病了,让我特意来看看,这不,我女儿还让我给她祝姐姐带了块儿豆腐。
无双呆了一下接过豆腐来:呃…宋大娘,我没事儿…您放心…
宋大娘:那..你明天会来么?
无双支吾:呃…
小郭用胳膊轻触无双肩膀挑眉道:无双,宋大娘问你话呢,去么?
无双抬头,见宋大娘和蔼的看着她。
无双叹道:如果身体好的话…回去的…
宋大娘笑道:好好好那可太好了,姑娘啊,那你可别累坏了身子啊!这都两天没见了,大家都等着和你打招呼呢。
无双:知道了…谢谢您啊宋大娘,我送送您吧
宋大娘:不碍事不碍事,快歇着吧祝捕快,你说说这,关门前不跟你打个照面,我这还有点不习惯呢..
宋大娘出,祝无双拎着豆腐立于门口,缓缓转身,众人暧昧一笑。
门口复来一老大娘。
无双道:刘大娘?您怎么也来了?
刘大娘:嗨,这不是么,今个儿我扫街扫了个荷包出来,我一看这不是你的么?咋左等右等你也不来,我怕你着急,这不给你送来了么!
无双:哦…我想起来了,是前几天挤掉的…
刘大娘:呦,怎么了我的姑娘啊,无精打采的,大娘家有点药,哪不舒服去给你抓点?
无双:不不不用了刘大娘,我…就是饿了,饿了,嘿嘿
刘大娘:那就好那就好,饿了就赶快吃饭吧,大娘走了啊,明早见啊
无双:大娘再见…
刘大娘出,小郭见无双表情知她心里动摇,晃了晃一肚子坏水儿凑上前去,眉毛一扬挑唆道:哎呀!无双,原来你饿了啊?要不你先去衙门辞个职,回来咱再吃饭?
无双:我…
湘玉看无双脸通红忙解围道:去去去,哪儿都有你事儿!额想把你先辞了!
无双面更红:我..我先去把豆腐拌拌,你们先吃…
见无双下,秀才道:还别说啊,老白真有一手
湘玉:蘸糖?你四说,宋寡妇和刘大娘是蘸糖找来滴?
秀才:应该是吧,不然他怎么这会儿还没回来…
老白气息奄奄进门道:差点就回不来了…
湘玉忙上前搀扶:额滴神啊,咋滴了嘛这是?
小郭:老白你干嘛去了,怎么满脸都是灰…
老白:没事儿…为捕快排忧解难,是咱老百姓的责任..
湘玉:蘸糖,你弄啥去了?
老白:别管了,反正,一会万捕头肯定来求无双就是了…看看我这一脸灰
湘玉:哦…该,叫你打人家寡妇的主意!
老白:啥玩意儿?我啥时候打过寡妇的主意了?
吕郭:嗯?
老白:啊呸…跟寡妇不寡妇有啥关系啊!
小郭:老白,刚才宋大娘来找无双…不是你搞的鬼?
老白:宋大娘?哪有儿的事儿啊?
秀才:那你干嘛去了?
老白:柳掌柜新纳了一小妾你们知道么?
小郭八卦脸插言:我我我知道啊!听说啊,娶回家以后见天儿和正房打的热闹呢!
老白:对,所以我把柳掌柜送她小妾的珠子藏起来了,用不了多久她就得报官了
秀才:报官了然后呢?
老白:平时柳掌柜啊,从来都不让她小妾见别的男人,更别说万一知这种只逊色于我的美男子了
湘玉:还美男子呢…你快看看你自己,都快赶上玩泥巴的小贝了
老白:那不怨我啊,我就看了那小妾两眼,就过来三个轿夫追着我揍,非说我耍流氓,幸亏我跑的—爬的快啊!
湘玉醋意大发:那你为啥看人家?
老白辩解道:我那不是为了确定目标么,不然咋跟踪她回家啊!
无双端豆腐入:诶?师兄?你怎么回来了?你怎么了这是一脸的灰
小郭笑言:让人打了
无双:打了?谁打你了?
湘玉:哼,路见不平的人,简称路人
无双:啊?路人?那他们凭什么打你啊?
湘玉:不为啥,是你师兄自己要求滴!
无双:啊?还有这种要求呢?为什么啊?
老白:你就别问了,师兄从小就周期性皮痒,只要你没事,师兄就没事…
无双:我有什么事儿啊…对了师兄,我明早要去巡街,记得叫我一声啊
老白:好的—(突然抬头)啥玩意儿?
无双瞪着她那无辜的眼睛:巡街啊!
老白:你…咋回事儿啊,万捕头来找过你了?
无双:没有啊,他不忙着发光发热来找我干嘛啊?
老白:那你咋就突然…
众人一旁嗤笑。
无双一脸无辜:我怎么了黄克功?作为一个捕快去巡街,为了我的本职工作贡献力量,这有问题么?
小郭:没有,绝对没有,一个青春飞扬英姿飒爽的美少女,想在捕快的职业道路上发光发热,很正常嘛,是吧掌柜的
湘玉憋笑:四四四,快去叫小贝吃饭
老白委屈看众人,湘玉耳边说如是,老白豁然更委屈:啊?早知道这样我还瞎忙活啥啊…可怜了我这张白如珠玉的小脸蛋儿啊…
淡出
(13)内景—大堂—晚上
饭半,万一知至,站在门口犹豫了半天,听白展堂说如是,众人心知肚明。
万一知:咳!
众人听而不理
万一知:咳咳!
众人低头笑而不理
万一知:咳咳咳!
湘玉忙假迎:呦!是万捕头啊,额还以为谁得哮喘了,快来快来,咋样啊,新捕快招到了嘛?
万一知脸噌的一红:这个这个嘛…暂时还没有
无双低头顾吃不言。
小郭:没招到不急哦,四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捕快不多的是!
秀才:实在不行找个两条腿的凳子先顶一阵子也行
老白:啊对,实在不行雇个临时工也行,出啥事儿还能替你顶包
湘玉:去,别胡说,万捕头来有啥事儿嘛?
万一知:这个…事情嘛,肯定是有的,身为一个捕头嘛,偶尔遇到些案子,这是很符合逻辑的
众人:对对对,很符合
万一知:这个…俗话说,官民一家亲,有什么案子,百姓帮个忙,这也很符合逻辑,你们说对吧?
众人:对对对,符合符合
万一知:这个这个…柳掌柜家丢了点东西,需要找个人帮帮忙
众人忙点头:符合符合
万一知:符合嘛符合?
众人忙摇头:不符合不符合
万一知:不符合嘛啊..你们到底听没听我说话啊…
湘玉:诶?不对啊万捕头,您滴案子…额们能帮啥忙嘛?你说是吧,无双…
无双:啊?菜咸了?咸了放水啊!
万一知:咳,这个…柳掌柜家里丢了点东西,然后…他点名道姓要祝捕快去,虽然了,我也知道哈,你现在不是捕快,但这个这个..百姓的义务你也应该担当
无双:啊?淡了?淡了放盐啊
小郭搭茬道:不对啊万大捕头,您找的是祝捕快,现在这个的是祝百姓诶,是不是不太对啊?
万一知:那那那怕什么…祝捕快不是还没辞职呢么,可以..按工结费,明天再辞也来得及嘛!你说是吧,祝姑娘?
老白:别装了啊,不咸也不淡
无双幽幽道:辞职?谁要辞职了?你们知道么?
万一知高喊:嗯?不是你上午刚说的要…
小郭侧腿猛踢万一知连连咳嗽,姓万的自然是走过江湖的人,心领神会面色突改:哦哦哦!对啊,谁要辞职,大表弟,你干的好好的干嘛要辞职啊?
老白叼着半个菜叶抬头可怜巴巴:我啥时候要辞职了啊?
万一知:不是你白天和我说的,说老板娘太抠,觉得没办法在人生的跑堂道路上发光发热,还托我帮我你找下家嘛?
老白欲哭无泪:我啥时候说…
湘玉忙配合拍案而起:白蘸糖!你还学会吃里扒外了!
大嘴:啊对!他早就扒过,还不是一次了!
小郭:可不是么,赛貂蝉那次就是他起的头,他这种人就该五马分尸
秀才:还有金掌柜那次,五马哪够啊,起码要七马!
小贝学着佟老爷子:那还得是,正宗滴红毛大宛驹!
众人顿时笑成一片
老白:我招你们惹你们了啊…苍天啊大地啊,我白展堂做点好事儿容易么我…
无双心知肚明,众人是为了给她台阶下,见师兄如此凄惨也不禁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哎呀好了好了嘛!不吃了!
无双起身挎刀便走。
万一知:祝捕快,你干嘛去啊?
无双喊到:还办不办案了啊!
万一知一笑忙回头:大表弟,这次谢谢你了啊!
老白摇摇头:不用客气,为捕快分忧一直是我们跑堂分内的责任…
万一知出。
白展堂道:掌柜的,我这算工伤不…
湘玉忙吃了一口菜抬头对众人道:蒜!
白展堂:谢谢掌柜的!
湘玉:蒜!一定要少放,不然太辣了伤心,知道了么大嘴?
大嘴:知道了掌柜的…
白展堂委屈巴巴,自古真爱皆如此。
(14)内景—大堂—月夜
白展堂铺行李中。
无双:师兄
白展堂:呀?回来了,挺快啊!
无双:那当然,本捕快的办案经验是盖的么~
白展堂:行了别吹了,首饰找到了么?
无双:找到—诶?你怎么知道是丢首饰了?
白展堂:呃…那是因为,咱镇上凡是丢首饰的人,第一时间肯定先想起你来
无双:为什么?
白展堂:不是你说的么,你办案经验是盖的么!
无双:真的?
白展堂:当然了,师兄啥时候骗过你!
无双:好吧,其实也不是丢,是她自己弄床下边去的。
白展堂憋笑:哦…那还真是,挺粗心啊…
无双:不和你说了,小郭和秀才呢?
白展堂:后院呢,咋了?
无双:正好,那我去楼上坐会儿?
白展堂:干啥去?
无双:哎,思考思考人生
白展堂:思考啥人生啊?
无双:跟你说了也不懂…
白展堂:我不懂?我不懂啥…屁大点孩子还玩深沉了…
少顷,万一知进:诶,大表弟,还没睡呢?
老白:没呢,快了
万一知:无双呢?我听柳掌柜说,刚找到珠子她就走了,人家还想谢谢她呢!
老白:她楼上思考人生呢,您自己上去问吧。
万一知:思考人生?
老白:呃…小姑娘,这年龄都爱这样
万一知:哦…那正好我也思考思考
老白:您思考啥啊?
万一知提衣迈步: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白展堂:嘿?这俩儿人,还一个比一个深沉…
(15)外景—屋顶—月夜
无双静坐,万一知至
万一知搓搓手略显愧色:咳,祝捕快,还没睡呢?
无双:呀,万捕头,你还没回衙门?
万一知:嗨,也不是贼偷的,用不着立案,也不用回衙门
无双:哦…
万一知没话找话:呃…没成想是个误会,就当是顺便做个好事儿了!
无双:是啊,自己的东西自己都看不好。
万一知忙搭话儿:诶,那你是怎么知道在床下边儿的?
无双:门窗紧锁,地上又没有脚印儿,哪有这么厉害的贼啊?肯定是自己不知道掉哪咯…
万一知:哦..有理有理,换了我啊,还真不一定能反应过来!
无双:怎么会啊,你不是当过很久的捕快么?应该追过很多赃吧…
万一知:嗨,就追过一件儿,到现在也没找到!
无双:啊?什么东西?
万一知:这个…不太好说
无双:哦…秘密任务?
万一知摇摇头:是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无双:无所谓啦,我也没想知道…诶,话说,你昨晚上是怎么打发他们的?
万一知:谁?
无双:马夫..伙夫他们啊
万一知:没打发啊?
无双:没打发他们怎么不找你茬了?
万一知:没没什么啊..就是,私下找他们单独谈了谈
无双:啊,谈谈就解决了?那他们还挺好说话的啊!
万一知:啊..对对对!是挺好说话的…也有不好说话的,光说不行,也得用手脚比划比划,听不懂也听懂了
无双:手脚比划?怎么比划?
万一知:呃…就是…哼哼哈嘿我打噢耶!
无双:这样就可以了嘛?
万一知:那当然!肢体语言往往更有说服力嘛!
无双:哦..没看出来你还智勇双全啊,我还以为你就知道大嗓门呢..
万一知一挠头:嗨,祝捕快,你就别挖苦我了,真是对不住你了…我这不是刚来嘛,太想表现自己了…要不,我给你鞠个躬道个歉?
无双:哎哎别别别,房顶地儿小你再掉下去,我理解你…你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
万一知:哈哈,祝捕快学的倒是快啊
无双:诶,听你老说什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万一知:意思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无双:啊?
万一知:呃…具体就是,人在江湖飘,哪儿能不挨刀,要想不挨刀,还得向前飘!懂了么?
无双:好像是…没懂!
万一知:那就算了..反正你总会懂的嘛!
无双:是嘛,那我什么时候能懂啊…日子就这么一天天混过去了
万一知:怎么能叫混呢?
无双:不是混,那是什么?
万一知:当然是要努力在人生的道路上发光发热啊!人啊,活着就意味必须要做点什么,好好努力才行啊!
无双:这句话我倒是听懂了…
无双双手托着下巴望着天,万一知眼里闪光一道精光问道:祝捕快
无双:嗯?
万一知:你…了解白兄弟么?
无双:我师兄?
万一知:师兄?什么师兄?
无双:你说的不是楼下那个跑堂的么?
万一知眯眼道:对啊,他,是你师兄?
无双:是啊,对了!师兄说你也在葵花派呆过,我看你怎么也有点眼熟呢…
万一知:啊!…那是因为…我大众脸,大众脸
无双:诶?四大长老下葬的时候,我是不是看见你了?
万一知:啊?怎么可能,我已经在衙门跑了很多年了,葵花派的事儿早就跟我没关系了…
无双:哦…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万一知:嗨!我是大众脸嘛,正常正常…
有道是无心一语,险些戳破了天机,奈何天机白世自有时,万一知心脏提到嗓子眼儿,一番乱讲算是混过此话,不禁冷汗直流。
无双看着天,头也不转的又道:万捕头
万一知:啊?
无双:你当捕头…意义是什么?
万一知:意义?什么是意义?
无双:意义就是…让你夏天能起床、冬天能出门的东西吧。
万一知:哦...那无非就是…除暴安良、匡扶正义、扬善除恶、仁者无敌…
无双:呃…够了够了!…那你每天就靠这些想法,去坚持做那些…跟除暴安良不挨边儿的小事儿么?
万一知:这个嘛…大梦要有,可小事也要做啊,世上只有一个圣上,总不能人人天天都能做那些开疆拓土流芳百世的千秋大业吧,街,总要有人巡,地,总有人要扫,柴,也总要有人劈,要是觉得但凡是小事儿就没意义,就不愿意好好干,那就算让你去做个什么大事儿,也就是个一塌糊涂的料罢了
无双听此言来了精神:那…你是怎么在做这些小事的时候,知道自己还没厌倦呢?
万一知: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厌倦,但我也相信,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如果你想放弃的时候还犹犹豫豫,那八成起码还是有六分喜欢了
无双叹了口气:哎,那可真好啊,我真怕有一天会厌倦啊…
万一知:厌倦也未必是个坏事儿啊,有时候浑浑噩噩几天过去,反而能让你更清醒,我倒是羡慕那种日子啊..一直清醒的人,可比谁都累啊!
无双:啊?什么意思.
万一知:啊!没什么,没什么…
无双:哦…
二人静坐,清风无声,万一知的心,这会儿算是平稳了下来,得知这女子也是葵花派的人,便也偷瞧了一眼无双,却道是眼里澄澈如月光,说不出的明朗,不禁愣了一下,缓过神来,万一知轻道:祝捕快
无双一转头:嗯?
万一知笑道:你头发乱了
无双腼腆言:啊,刚才在床下面儿翻的都是灰,一会洗洗就好了
万一知看着无双哑然一笑,似是又变了个人刚毅了起来:好,那祝捕快早些休息吧,这两天多有得罪,以后,还请多多担待了!
无双:别客气啦,有些事我的确不明白,还需要向您多多请教呢!
万一知:好,告辞!
万起身便走。
(15)内景—大堂—月夜
老白:呀,大表哥这就走啊?
万一知:是啊,不打搅你休息了
老白:诶,您慢走!
万一知行至门前复停身:诶,等一下,我听说,祝捕快是你师妹?
老白:对啊,咋了?
万一知:我怎么没见过?
老白:哦,您来的时候她正跟咱师母后面做饭呢,咋了?
万一知:哦,没什么没什么,随口问问,随口问问,早点休息
老白:诶,就睡了,您慢走啊!
万一知出:好一个清月,明天又是一个艳阳天儿啊!
老白合门,无双下
无双:师兄,没睡呢?
老白:无双啊,这就睡,你也早点睡吧
无双:我去洗个头就睡啦。
老白:行,白天还剩了不少水呢。
无双:哦,对了师兄,万捕头是什么时候来的咱们葵花派?
老白:我也记不太清了,好像是我走的前几年,咋了?
无双:没什么,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他..但又想不起来了
老白:那就别想了,好好睡觉
无双:哦…
老白见无双背影唤道:无双!
无双回头:嗯?
老白:师兄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无双:问吧..怎么了?
老白:你为啥突然就又想当捕快了?就因为宋大娘想你了?
无双挠挠头:我也说不好…可能…我已经找到当捕快的意义了吧…
老白:是啥啊?
无双:是…哎呀,我自己说不清楚,反正..可能这世界上逍遥天地游,有些人有些事儿,总是需要我的吧,换句话说,我也需要他们,才能活的有意义吧…
老白:啊?啥需要不需要的,你说明白点
无双:哎呀,我都说了我说不清楚…你早点睡吧师兄,我得去洗头了
无双出
老白长坐沉思:有人需要你..那谁需要我青春援助交际啊?那我又需要啥啊…我需要啥呢?…呀,今天扣了两把筷子钱,对啊!我需要钱啊!
(16)内景—大堂—早上
湘玉下楼,众人忙碌,老白静坐。
湘玉:诶,蘸糖,你坐那发啥呆呢?
老白起身道对众人道:昨天,有个问题,我想了一整夜啊!
小郭:啥问题能让你这种除了吃就是睡的人想了一整夜啊?
秀才:我知道!
小郭:什么?
秀才:今天吃什么,明天吃什么,以及后天吃什么!
小郭:去
老白指指点点:你们说你们啊,为功名的,为媳妇儿的,为百姓的,一个个都活的有意义,就我没有,可怜不?
小郭:可怜啊!
秀才:可叹啊!
大嘴:可悲啊!
湘玉:可恨啊,额不是你滴意义嘛!
小贝:可…可…可惜不是你,陪我~
老白:嗯?
小贝:你继续说…
老白:人生啊,真是又苦又短又短又苦啊!
秀才:那就别活了呗!
老白:嗯?
秀才:你说你说…
老白:人活着啊,应该找点有意义的事儿去做,不能得过且过,浑浑噩噩,就算是跑堂,也要发光、发热、发疯、发狂,你们说,我说的对么!
众人:对!
小郭:热烈鼓掌!
秀才:疯狂鼓掌!
小贝:热烈以及疯狂的鼓掌!
湘玉:呃,说滴虽然很有道理!但是后两样就不用咧…
小郭:所以呢,你到底想出个啥来了啊?
老白从桌下拿起一摊烂布:这是我跑堂两年多换下来的抹布,等我发光发热那天肯定特抢手,我想先卖给大家换点银子…
众人一哄而散。
老白:诶?都别走啊,我现在很迷茫,都找不到人生的意义了,我需要你们啊!
老白:小郭,郭啊,你别走啊郭,你忘了我还是你偶像呢,这可是我亲手用过的抹布啊,买一个当珍藏啊!还有带着汗液的体香呢!
小郭:走开走开,一开水壶我亲手浇死你!
老白:浇死总比穷死强啊…秀才秀才,你不备考呢么?夏天那么热买两条擦擦汗
秀才忙起身摇摇头:无耻又无礼!
老白:无啥都行啊你买一个不?嗨!大嘴啊,你切菜手得勤擦,不然万捕头又找茬了…
大嘴:我有水我不会洗啊!妈呀你可别抖落了都是灰…
老白:湘玉啊玉…我知道你最心疼我了,我现在需要银子找点儿生活的意义!
湘玉:你说滴很对哦..我上楼抱着额滴意义睡一会,蘸糖你慢慢忙哦…
老白:小贝啊,白大哥需要你—
小贝:goodbye撒呦哪啦回见了您馁!我上学去了!
老白:哎呀,这不是万表大哥么,快进来!
万一知:嘛事儿啊忙着呢,别拉拉扯扯的!
老白:看您热的,买俩抹布擦擦汗?
万一知:啊?你你你忙着吧我还有事儿呢….
老白:无双啊,师兄…
无双:师兄再见!万捕头等等我!
老白:看看你们一个个的,还想不想支持我在跑堂的事业上发光发热了…诶!小米啊,天儿热了,快给丐帮弟兄买个擦汗的抹布吧,团购还打折呢…
白展堂亦出,镜头内,大堂无一人
镜头外,伴随着卖菜的锣声音悠悠响起
可闻远处小贩轻喧淡淡,菜农高喊悠悠
小人物日出只求一米之安,无人曾想君国天下事
一人携手,一火温粥,一膝欢笑,一屋遮雨
见了春月秋风,赏了夏花冬雪,便是素雅一生
谁人又管它那生有何意,死有何关
只见是眼前,春风穿了大堂,菜牌儿摇摇荡,惊醒了伏木的冬虫儿
嗖的一个黑影,小东西在镜头前悠悠飞过
旧镇依旧,人来人往
《武林外传》第八十二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