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丈夫得了艾滋病!知道真相后妻子崩溃了……-优阅小说

丈夫得了艾滋病!知道真相后妻子崩溃了……-优阅小说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人生有风险,投胎需谨慎。
伸出手,轻轻推开这厚重的雕花大铁门,挑高的天花板,夸张得似宫殿四周的旋转楼梯全是戏剧化的雪白色,初晨的光线从我身后打过来,将我本就瘦子的影子更拉长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我一步一步,踩着自己的影子前进,走进我的新居所。
破旧的行李箱拖在这豪华的地板上,发出刺牙的吱吱声......
楼梯侧有一面镜子,镜子里有一位穿着高中生校服的清秀少女,正安静的张望......
镜中少女苍白的脸上那一丝迷茫,让我知道,其实,我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坚强宦海征途。
扶着原木的扶手,慢步踏上旋转楼梯,一切都发生的不可思议。
那断断续续的低吟,引导我前进的步伐。
伸手,轻轻推开楼梯转角第一间的房门,站在门边安静的张望......
里面有一对男女......在我从未见过的夸张的超级大床上,正在大胆上演一出情色戏码......
从我的角度只看到男人健美的背侧面和女人一抹白嫩肌肤,其实画面很艺术,很唯美。
当然,我才十五岁,对这种相亲相爱的画面无爱。
轻轻地滑开身体,准备下楼,听说这种运动会很消耗体力。
我也饿了,去厨房找点东西吃。
啊......一声女子的尖叫划破长空,身后传来一个男人不悦的低呤:“你是谁?”
我回眸,那个男人转过头看我,二个人对视……
他有一双太过精致的面孔,可是却有一双锋利如刀的双眸,大概正是这一双眸子,将他凶猛的正压外放,把那些精致华丽的味道压下去,分外的有男人味。
我不想回答,眼光微微向下移,在他线条优美的臀部微做停留......
提示他,我还不太习惯和一丝不挂的男人聊天。
对于他的问题,我不想回答。
只是眸光不由自主的微微向下移,在他线条优美的臀部微做停留。
提示他,我还不太习惯和一丝不挂的男人聊天。
我的身体语言表达得很清楚吧。
女子急着找东西护在身前,男人的眼光里却流露出玩味和暧昧......
我转过眼,不去看这位英俊男子全裸出镜的养眼镜头,转身再次离开。
当然那名男子也没有变态到在这种情况下殷勤留客。
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他用最真诚的行为警告我接下来应该如何相处。
我深深的理解这丫就是一色狼,荤腥不忌,我能离他多远就要离多远。
有一点不舒服,为什么我的人生总会遇到这种人?!
走进厨房,冰箱里只有矿泉水和啤酒。厨房干净的让人怀疑到底是不是厨房。所有的调味品盒子都是摆设,没一个里面有内容物。
我靠,这些有钱人,就要一个外壳子好看。
拧开一矿泉水,坐在那里,边喝边翻了书出来看,我早已习惯安静的等待......
大概十分钟不到吧,我听到脚步声,在客厅里传来男人低沉的笑语:“你先上班去,我有点事。”
“哟,殷少,你可当心,那个妹妹那么小,你可不要玩出事来埃”女人艳媚入骨的笑声,听着分外的刺耳。
“不要胡说,她是朋友的小女儿地下九英里,别看个子不矮,年纪很小的,这种话,我可不想再听到第二遍。”男人的声音里也带着笑,却缺少真正的温度,犹如玻璃窗折射过来的太阳光。那暖只能看得见,却无法触摸得到。
女人禁声了。
我不能理解贵族的优雅和虚伪之间的区别,所以,我保持沉默。
显然,我的监护人不是一个好相与的角色。
女人噤声了,过了一会,才干笑一声:“是,殷少,我就不和她打招呼了,先走了。”
听到脚步咯嗒作声,那高跟鞋的声音渐渐的走远了。
打火机,清脆的一响。
我静静的抬头,掉进一个深深深深的黑眸中。
这个男人大概有一米八高,身材不算时下纤细的中性美,但亦是偏瘦的,如果不是刚才赤身相见,真看不出他的身材有那样的结实。穿着很正式的西服,显然极为优雅。
他的皮肤是一种玉质的洁白,干净,但不粉嫩,不失男人味。
五官精致,单看,都有一种近乎女性的妖艳,发质极好,整个人给人一种冰一样的感觉,干净,寒冷。
虽然他的唇边带着点笑意,可就是那丝笑,都透着说不清的味道,显然并不亲切温暖。
总结一下,他是位英俊冷酷的,时下的精英级男子。
男子看着我,微笑点头,对我说:“你一定是妆可人吧,认识一下,我是你的监护人殷亦桀!”
我点了点头,移开眸光,继续看我的书。
这男人不是我这种低幼级数的女孩子能控制的,所以我还是乖乖的做一个晚辈被监护人就得了画圣是谁,不用试着和这种人套近乎。
因为,不需要。
殷亦桀坐到我的对面,看着我一边喝水一边看书。
沉默似有形物,无声的笼罩着我们。
如果这是他故意挑起的一场耐力赛杨梅头,那他一定会很失望,在这方面的我级数很高,修养太好,很少有人比得上我。
很小的时候吧,我的父亲不在家的时候,我的母亲比较热衷于研究两性之间的社交,她会带着这样那样形形色色的陌生男人来研究一下有关于人体的艺术,母亲是很喜欢哼呤的女子,喜欢在她喜欢的游戏里发出巨大的动静来。
我不记得自己初时是怎么习惯这事的,反正在我记事之后,我就能很安之若素了。
甚至于,我会在那一串男女声二重唱里安静的看自己的书,玩自己的游戏。
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有时候我觉得人类最最讨厌的就是耳朵,如果一个人听力不佳,只能听到自己喜欢听的东西那应该有多美好。
我总觉得聋子的世界,是最安静最美好的官晶晶微博,不去听那些丑恶的声音,是不是就能过得比较舒服一点。
殷亦桀终于不敌我的哑然,开口了:“谁送你过来的?”
我从书包里翻出一张证明,法院给我的有关监护人的证明,下面有他的地址。
我是十五岁,不是十五天,自然很容易找到这里。
他看了我一眼,笑了:“你上学,住在这里不方便。还是住在学校附近比较好。”
我点头,同意。我高一,住校更方便,到高三就成年了,也不需要什么监护人了。
殷亦桀扫了一眼我的资料,道:“我在你们学校附近有一间公寓楼,你搬到那里去祝我加班的时候会在那里休息一下,平时基本上只有一个钟点工每周去二次。我希望,你能把那里,当成你暂时的家。”他拿出钥匙,放在桌面上。
家,家是什么东西。至少在我的印象里,我从未有过这玩意儿。
不过犯不着和他多废话。我伸手,够过桌面,去取钥匙。
手指刚触到冰冷的金属片,他的手,迅速的盖了上来,轻轻压在我的手指上......
我停住动作,凝神......看着他的手指。
修长的大手,修剪的很干净的指甲,指尖微微上挺翘,形状非常的完美,他温暖的手指,以一种微触的方式轻轻的压在我的指尖上,只要我微微一使力,就能抽出自己的手。
可是我没有动,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的手。
有一会子,非常的安静,安静地连呼吸都自觉的屏息起来。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命运好到这种程度,快要成年了,却突然落入这样尴尬的局面,找了这么个年青的有着色情倾向的男监护人。

我屏住呼吸不敢轻动一下。
一个高大黑色身影走了过来,无声的停在我的床边,然后,我觉得肩膀处有什么东西,冰冷的缠滑上来。
是男人的手指带着一种我不明白的肤触,分外的可怕。
我努力保持不动那手指,轻轻的拎起被子,将我掩好。
我心脏狂跳,直比跑了一千米。
黑暗里,他近乎无声的笑显然已看穿我装睡的小小计俩。
他的手指停留在我的脖颈处,食指的指尖以一种极为缓慢的方式滑动。
然后,离开。
我一个人静静睁开眼睛,看空无一人的屋子。似刚才那一切只是做梦。
浑身,狂出汗大恐怖。
屋外的雨声似也不能给我带来安慰。
只是用我有限的脑容量在想,这个男人,他想做什么?!.
我很警惕,因为这个世界向来对我不太友好。
我很害怕陌生人的好意,因为不知道紧接着的是不是一场饱击。
别人对我愈好,愈温柔,我就愈小心愈害怕。
我记得小时候,大概十岁左右吧。我爸爸出门了。
他是那种混黑道的人,混到三四十岁,还没混出个名堂,所以常常三餐不继,更谈不上保护妻女。
他不在家的时候,妈妈一般都靠着出卖肉体过活。我的奶奶很怕我会学坏,一直让我跟着她过。可那一年冬天特别的冷,奶奶生病了,我就去父母家找妈妈想办法。
我看到了极为恶心的一场戏。
然后,妈妈喝醉了,任由着那些男人欺负我......
我很害怕,但缘于父亲血液里流出的暴戾基因,我不顾性命的反抗着那些半醉的男人没有想到纤细的我居然敢用破碎的瓶子冷冷的刺进他的眼睛就在他撕裂我的衣服,压住我的那一瞬间......
他眼睛里的血狂涌出来流在我粉嫩的脸上......
我问他:“还想要一下吗?”
不过显然那人没有我这么好的教养,他立刻狂暴着跳起来花药满田,边叫边骂……然后又跌倒,在地上疼痛的翻滚着……另一个男人准备冲过来,手高高的举着,似要对我大力挥过来.
我很沉着的告诉他:“如果今天你们不把我弄死,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一定找机会,杀光你们全家,一刀一刀……慢慢的割死,你们的孩子,老婆,和你们自己!”
我放狠话的时候态度极为温和冷静......
因为类似场面,经常会发生,虽然没有这一次这么恐怖直接,但我的心里,也早有了预备。
那二个男人吓坏了……以后,我没看过我妈妈……因为,在她的客人准备强暴我的时候,我看到她,对着我,闭上了她画满眼影的双眸.
我知道,她希望我走上她这一行,能分担生活的辛苦,能让她活得舒服一些。
我能猜到为什么妈妈会这样做。
大概是因为她老得很历害,很快就不能再做这一行了。她对未来的生活很是迷茫,漫不经心和麻木不仁让她觉得,羞耻心,其实是一种很假的东西。
放下羞耻,钱才能让她过得好一点。
所以,上个月,父亲坐牢,她就连招呼也没打一个,转身离开了我。
因为她知道,我不是一个肯为她赚这种钱的孝顺女儿,不仅如此,我还是一个需要她付出金钱,继续读书的废物。
她走了,我不太伤心。
真话,十五年来的事实,已经让我的心不再柔软了。
虽然我会哭,会笑对生活有自己的希望和强烈的对幸福的渴望。
虽然我长着甜美的面孔,安静的性格,但我的心里,不再善良如初!我的道德底线,只不过是不主动的伤害别人。
这些年,我没给过任何一个要饭的人,一分钱。
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人人艰难!
谁也不要可怜谁。
一觉醒来,天色微亮,暴风雨后的清晨,空气格外干净。
我慢慢坐起来,看了看床头卡通的闹钟,六点四十五,应该起床了。
洗漱完出来,脱下睡衣“咚咚~~~”轻轻的敲门声。
“稍等。”我赶紧拿着衣服到卫生间,把门锁好。
“妆小姐,早餐准备好了,殷少爷在下面等着。”舒服嘶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紧接着就是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轻到近似于无,感觉十分体贴温柔。
穿好衣服出来,舒服正在整理卧室,床上已经收拾整齐。
那粉色的柔软的床上用品,堆砌出的依旧是恭候公主归来下榻的温暖柔和,依旧是公主的尊贵和高不可攀,可是,却缺乏点儿人情味,至少,不是渺小如我,能企及的......
餐厅里,殷亦桀穿着白色衬衣,正坐在餐桌前。
阳光从窗外射进来,金色的光线给他镀上一个小影,有一种矜贵的光华。
看到我,殷亦桀黑色眸子微微闪过一丝我看不懂的光,嘴角微勾,冲我淡淡一笑,“睡得好吗?”他的声音有点清晨的沙哑,很是好听。
这个男人的眼睛真的会说话,那种微微含笑的表情似乎还有其它更深的意思,只是单纯如我,只知道按照字面直译。
我点点头,虽然昨天夜里有人到我的床前来扰人清梦,但我确实睡得还不错。
桌上有两套餐具,刀叉勺筷齐备,纸巾餐巾都有,杂而不乱,很干净。
一切都如此的优雅和干净,就是不知道私下是否也如此了。
舒服给我拉开靠近主位的椅子胡蓝之狱,站在一边问:“妆小姐,想吃点儿什么?”
我抬头看了看,大约有十来样早点,看起来干净漂亮,新鲜而清爽,很勾人胃口。
就近拿了一杯豆浆,一个茶叶蛋。远的够不着,我不想麻烦。
低了头,开始享用早餐。
“妆小姐”舒服刚开了口,似乎想提醒我什么事,但很快就停了。
我用眼角余光瞟了一下,继续吃我的,一会儿还得上学去。
早餐桌上的豆浆油条,比较熟悉,有点儿亲切感,混了板栗子粉的馒头味儿也不错,外面卖的压根儿没法比。还有一些食物近乎西点,基本都没吃过,我也不想尝试。
我一向很会照顾自己,自顾自吃饱喝足,自然而然站起来准备上学。
舒服已经打开门,把我东西放到车上。
“稍等一下。”殷亦桀放下餐巾,看着我道。
不知道他又要做什么,我站在客厅里,静静的等着。

到处枝繁叶茂,鸟语花香,很像梦想中的天堂,离我很远。
抬起头,四处可见高楼大厦,升降机和,偶尔飞过的飞机。一切都和昨天一样。
懒懒的靠在真皮座椅里,我有些倦担
红绿灯前,殷亦桀侧看我一眼,从冰箱里取出一瓶矿泉水递给我,“晕车?”
这个男人,如此不动声色的捕捉身边人的一举一动,殷勤体贴却又在一定的距离之内?我想,他对女人的杀伤力一定很大吧。
我垂下双眸,淡淡的摇头。
殷亦桀转回头继续看电子报表,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极为美感的手指,轻快的敲打着键盘,翻看着一张又一张填满了生产数据的电子晨报。
我不太爱和陌生人说话,更不喜欢废话。他就慢慢受着吧,左右我不轻易顶撞他就行。
车上很安静,舒服不时从后视镜里看我,经意或者不经意。
学校还是和平时一样,除了少数人住校外,别的都在这会儿赶来,校门口车水马龙人流如潮。
殷亦桀的车子一到,就引起一阵骚动。
“保时捷!谁家这么有钱?”
不论是学生还是家长,或者校卫,都格外好奇,纷纷伸长脖子,想要看个究竟。
虽然许多同学家里条件不错,但如今房子车子的差别太大,几百万和几万都叫车。我上的是普通中学,许多人和我一样,不知道这是什么车,更不知道车型。
看着校卫站起来行礼,殷亦桀无比拉风的直接开到学校里头,在教学楼底下才停。
看着车门边的机关,我左瞅右瞅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下去。
周围已经有无数道视线聚集过来,想先睹为快。
万众瞩目,有时很能满足虚荣心,可现在我不怎么想,因为这不属于我。我只是路过。
“别动。”舒服赶紧打断我,“刚打开又被你锁上了。”他扭头朝我轻声细语。
哦,这是自动门,一定得等熄火之后,司机开了锁,我才能得解放。
既然不懂,我拿着书包,稳坐钓鱼台,等着鱼儿来钓我。
舒服下了车,一只手替我打开车门,一手拎着我的书包。
我转身要滑下车,殷亦桀突然伸了手,抓住我。
手指贴着我手心的部分,有一些暖暖的感觉。
殷亦桀抬眼看我,漆黑的双眸,水一样温柔,微微一抬眼,似那一双黑黑的大眼睛能说话。
他在要我向他道别吗?
我猜着他的意思,轻轻地道:“再见中国沪剧网!”
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笑,似乎说明我猜得对了。
“下午几点钟放学?”殷亦桀轻柔的声音,略带磁性,将附近三丈内的女性生物悉数电倒。
这样的关切的话,似乎许久没听过了,何超雄脸微微有些烧,他的手指依旧缠恋着我的手……我极力自持,淡淡的回答,“五点半放学。六点上自习,七点半离校。”
我所认识的人,要不就善良到任人欺负,要不就残酷的没什么人性,象这样温柔又有力的大手,真正让我觉得有些异外。
被他那么拉着,听着周围嗡嗡的议论声,实在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我从未有过的恐慌,仿佛这是个魔咒散文吧,他一定正在给我施法,惑乱我的神智。
“我来接你。”殷亦桀优雅似弦乐的声音愈发动听。他微微从车里伸出手把我坐皱了的衣服理平,又抬手把我靠乱了的几缕头发理好。
他的动作很小心,从头至尾没有碰到我皮肤一下,也不曾弄疼我头发。
我石化了!
傻傻的站着,让他摆弄,脚下长了根似的,头有些晕,呼吸加速,供养不足。
这些东西由殷亦桀做出来,分外自然,他无声的笑了一下,看着我,似乎极为欣赏。
变魔术一样,由漂亮的手指间夹递给我一张金卡,殷亦桀递给我,“我平时比较忙,自己照顾好自己。卡上的钱每日补足。如果不够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
哗......
我还没反应过来,周围已经有人尖叫,“嘶......”的倒吸气声一片。
我父母什么都没给我留下,我确实需要钱。
不知道金卡会有多少钱,但绝非我一个普通的学生或者这个普通的学校里普通人所能想象。
我不喜欢。
抬头看他一眼,他黑亮的眸子,似乎很期待。
不太习惯在众人面前与人拉拉扯扯的,我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
殷亦桀手微微一用力,引得我低下头,他的唇凑近我耳畔,低声道,“密码是xxxxxx!”
魅惑的声音,无比接近的距离,清雅的香味儿,和吹在我粉嫩肌肤上的热热触感,还有,手里的沉甸甸的金卡......
顿时我血压升高,脸红耳赤,忍不住缩了下肩膀,有些怕。
不知道殷亦桀到底想怎么样,更不知道,一个“监护人”应该做什么,一个被监护人应该做什么,二个人之间的距离,和尺度,如何把握。
我真的毫无经验。
虽然没抬头,但能感觉到,殷亦桀的眼光,主要部分一直停留在我身上;次要部分,应该在打量四周。
难道他要在这些学生妹面前显摆?
我想我多虑了,因为殷亦桀完全没这个必要,凭他的资本,到哪里都是鹤立鸡群。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我有多么的天真!
殷亦桀轻声笑道:“快去吧,别迟到了。”
亲热的口气,和着他口里吹出来浓浓的气息,拂过我耳畔,带来一阵令人颤抖的酥麻。
“我去教室了。”
垂眸,看着他刷的纤毫不染的皮鞋,笔直的裤管,松松的搭在鞋背上.
我深吸了一口气,紧紧抓着书包,便逃难似的赶紧离开!
经过里三层外三层的看客,我不由得低下头,抿着嘴儿,红着脸只管走我的路。
总觉得殷亦桀的举动太过亲热了!
有一种预感,今天的日子又会很精彩了。
人群自动为我分开,一多半重新摆了个扇形的阵列,随在我后头往教学楼走,议论声传来。
“这不是妆可人吗?听说她父母出事了,刚才那人是谁?”
“殷亦桀?本省首富,国内最年轻的企业家、最大的慈善家、劳模、十大杰出青年啧啧啧,看着和电视上有点儿像印通天下。”
“不会吧,这二个人怎么勾搭上的。”
“看长相和殷总有点儿像,不知道是不是本人?”
“开着Porsche,如此帅气,还能有谁?只是,他怎么会送妆可人来上学?”
其实她们不知道,我自己也不清楚。
前几天代理律师给我送去一纸监护证明,收拾收拾,我就顺天应命的去找他了。至于他有几个“家”,有多杰出,为什么要做我的监护人,统统与我无关。
我不过是根据法律,接受他的监护,直到两年后,我长大,成人。
“妆可人!”
正准备上楼,后面响起一个彪悍的女声,越过十六七层人墙远远的传到我耳边。
我赶紧让到一侧,不用回头都知道,一定是隔壁班的廖亮,我初中同桌,关系还行。
打小我就是众人鄙夷的对象,是大人们家教的反面典型。
即使奶奶竭力维护,小朋友也不大和我玩,渐渐的,我也不和他们玩。
如今虽然有同学几百上千,但能说上话的,也没几个。能这么大庭广众下高声叫我的,似乎只有廖亮。
看她跑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我皱了皱眉,疑惑:大清早急什么呢?
“走。”廖亮挽着我胳膊,边上楼便问,“听说你搬了,现在怎么样?”
“就那样。”我淡淡的道。
这种事儿,怎么说?

吃完赶紧回教室复习预习写作业,或者趴一会儿,也算达到小康水平了。
我收拾好书本,拿着饭盒,准备去食堂吃饭。
饭卡里还有些钱,够我吃一些日子。
“妆可人!”廖亮依旧以一百二十分贝的大嗓门,站在我教室门口喊。
这丫头又发生么疯?我淡淡的应了一声,朝她走去。
“中午请客!”她兴奋的脸蛋通红,这么大声音,不会要请所有人吃饭吧?
摇头拒绝!吃了人家就要回请,我从不参与类似活动。更何况我还得抓紧时间抄前几天的笔记呢。
“这么小气!”廖亮撇撇嘴,下了楼拉着我就要往外走,“大家都听说了,那帅哥给你一张金卡,你好歹也请我们吃个饭吧。苗苗已经去占位子了。”
呃那啥,我自己都搞不清是怎么回事,那卡我也不会用。
不过真郁闷,殷亦桀那人脑子有病,给我一高中生显摆什么?
我一个月有一千,就够大爷了,犯得着在那么多同学面前秀金卡吗?
我拧了眉,看了看她,不想再重复一次我的决定。
她很熟悉我这种表情,这代表我是认真的,暂时不会改变想法了。
“你什么意思?不去就算了!”廖亮被我看的心里发毛,气呼呼的一个人走了。
走吧走吧,我还不知道那金卡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你就想揩油。
“妆小姐。”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犹如春风拂过水面,圈圈涟漪,微微起伏。
舒服!
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他!
“妆小姐,幸好见到你。”舒服手里提着一个保温袋,赶紧递给我,“刚殷少爷和朋友吃饭,顺便让我打包了一些,给妆小姐送来。如果不可口,可以再到学校吃。”
“恩。”看着他的样子,我又有些发毛了,迟疑片刻,依旧接过来。
“这支手机你先拿着用。刚才原想问你爱吃什么的,可惜联系不上。”舒服从兜里掏出一支粉红色超薄手机,很好看,也一定很贵重吧。
我没有谁可联系,也没有人惦记,因此连电话都很少用,至于手机,更少。
而这支手机明显品质非凡,应该,不便宜。
我狐疑的站在那儿,不知道该怎么办。
教室不能吃饭,少数带饭的同学都要到食堂去吃。
我把手机收好,提着保温袋和饭盒,到教学楼前小花园里坐下。
这会儿大家都忙着吃饭,这里一般不会有人。偶尔中午没饭吃,我也躲到这里来歇会。
打开保温袋,里面有两盒菜,一盒米饭,一罐汤。
每个食盒里面有三个小榜子,乘着不同的菜品。因此总共有六个菜。
三个素的,芥蓝、西兰花、猴头菇。三个荤的,多宝鱼、牛柳、牛蛙。八珍汤。长粒香米饭,又香又软,特诱人。
忽然,鼻子有点儿酸。
自从奶奶去世,我记忆中,再也没有人认真的为我准备过一口吃食。
这个陌生的监护人为什么会对我这样的好?我不知道。
不过无论他要准备做什么,这可口的饭菜,就在眼前,是真实的。
饭菜真的味道不错,饭盒似乎也是价格不菲的东西,让人能体会买椟还珠者的扭曲心理。
吃完,把饭盒洗干净收拾完回教室,继续纠缠我的双曲线和单摆的受迫振动。
忽然觉得,我和殷亦桀,也许就是双曲线的两支,在最靠近焦点的时候,距离有些近,往前或者往后,便会渐行渐远。
我,也许就是那单摆,被迫震动。但是只要有地心引力和空气阻力在,如果外力停止,受迫振动也会渐渐停下来,回归本来的静寂。
下午的课上得很顺利,似乎因为昨夜睡得特别安稳、精神集中,课比平时还容易懂。
“妆可人,我帮你抄几门吧。”下午放学,面对一摞的笔记,赵昀自告奋勇。
我虽然抓紧时间看了,但实在来不及抄完。笔记本他自己也要用,有些冲突。
“不用了,我明儿再抄吧。”我摇头,微微一笑,谢绝他的好意。
“没关系,我”赵昀依旧十分热心。
我愣了一下,赶紧摇头道:“我差的不多了。”

一步一步,我走近他。
今天整整一天,无论我在哪里,都似乎没有办法摆脱他的阴影。
这个男人似乎是个发光体,我这个小小的球体只是因为接近他一会子,就反射出让周围人觉得眩目的光晕。
修长而完美的手指接过我书包,整个人轻轻一侧身,另一只手用一种极其自然的动作,优雅之极的搂着我肩头。
“累了吗?”他说话的时候有一种很特别的东西在里面,特别象现在这样,省了人称代词,显得无比的亲近。
我也不知道。今天一天,确实和以往不一样。
淡淡的摇摇头,盯着自己脚尖,无视周围的人,整个人随着他,往车子走去。
我的肩膀不时能碰触到他的腰侧,那个看着就极为安全和温暖的地方。
殷亦桀似乎没话说了,来到车跟前,很绅士的替我开了车门。
我上车,手脚极为规矩的放好。
薄薄的暮霭,笼罩这一方天地,一切,都有些不真实。
“想喝点儿什么?”殷亦桀手回头问我。他的温柔没有温度,从嘴角泛起,还没蔓延到眼角,就消失了,很淡。
“随便。”我懒懒的应道。舒服的歪在纯手工牛皮缝制的椅子里,除了没力,我确实不挑,对于他接触的东西,我也大多没见过。
从后视镜上,我看到殷亦桀又是那种,无声的微笑,和路灯光一样,淡淡的晕染开,不真实。
红绿灯前,殷亦桀打开冰箱,翻出一罐棕黄色果汁,递给我。
我迟疑了一下,见前面跳绿灯,赶紧接过来。
牛奶木瓜汁,味道有点儿柴柴的,但后味儿还可以,不难喝。
上了一天课,下午和晚自习几乎没喝水,我确实饥渴交加,一气儿就喝完了。
正抬手准备用手背擦擦嘴角,前面伸过来一只大手,白皙玉润,手里拿着一个纸巾筒......
他的手指甲修剪的很到位,看着就极为干净。
显然,他是在暗示我应该有的卫生习惯吧。
呃......拿着,就拿着。我接过来,抽了一张,把嘴擦干净。
清爽的纸巾,带着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儿,滞留在唇角和指尖,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
我低头抿了下嘴唇命锁修神,回味着刚才的木瓜味儿,柴柴的,没什么特别,但胃里,很享受。
殷亦桀缓缓的开着车,可明显不是回家的路,我抬起眼皮,看了他一下,认真的道:
“我还有作业要做。”
殷亦桀回过头来,伸手拨开我额前的碎发,看着我!
他的眼睛里一定有什么东西,烫着我一样,让我垂下眼睛来。
老实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我监护人的安排,反正不是大事儿。
忽然后视镜红光不停闪烁,一串数字亮在中间,和娱乐场所的红灯有些像。
紧接着,大概是殷亦桀按了下方向盘上某个地方,车里响起一片嘈杂声,灯红酒绿觥筹交错,莺歌燕语豪言壮语,穿插其间。
“殷少,你在哪里?”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大喊之下依旧保留着婉转的声调。
我微微皱了皱眉,很快又恢复平静,望着车窗外川流不息的人群车流,无语。
“路上。”殷亦桀口气淡了许多,从后视镜瞥了我一眼,神色不悦。
“殷少,大家都到了,就等你呢。快来吧!”另一个女声,明显要风骚的多。
“我今晚不去了,你们玩。”殷亦桀不耐烦的应了一句,准备切电话。
“殷少,都知道你喜新厌旧,好歹我们是朋友,你不来坐坐,喝两杯?”一个男子邪惑的声音,慵懒中带着几分酒气,和抱怨。
殷亦桀抿了下嘴唇,淡淡的道:“玉少说笑。我今儿真有事,改天吧,我请客,如何?”
“难道殷少有新欢了?不如带来我们看看,我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