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击服务器三个渣男的真实下场-穿衣搭配方法

三个渣男的真实下场-穿衣搭配方法

第一章讨债
“刘宇你个王八蛋!古籍?!古你妈籍……”
莫川抖着手里枯黄的书籍,随手用打火机点燃,天干物燥,旧书很快燃烧起来,被火光照得忽明忽暗的莫川,脸上闪过一丝决然,他生出提刀捅人的想法。
莫川家在凌州农村,半年前父亲工作的石雕厂倒闭,一大家子瞬间失去收入。祸不单行,莫川父亲因为常年工作在石雕厂,刚刚丢了工作就得了尘肺病。
尘肺病啊,堪称不死绝症的顽疾。初期的手术加洗肺,将家中可怜巴巴的积蓄消耗一空csbte,更是欠了五六万的外债!
念到高三的莫川,面对父亲的疾病、巨额债务、还有未来大学三四年的学费,毅然选择辍学,南下打工。
因为没啥技术,最终只能落脚现在这个电子配件加工厂,做着出卖青春和体力的活。
就在一个月前,厂里的刘宇找他借五百块,钱不多,又因为刘宇的姐夫是车间主任,莫川最终将钱借给了他。
今天早上,莫川接到家里电话,他爸尘肺病并发症发作,呼吸衰竭刚刚送进医院抢救,急需一万现金午夜杀生。莫川家可谓一贫如洗,能借的都借了,哪里还有钱?最终无奈,莫川母亲才把电话打到他手机上,看他能不能借点。
莫川听到这个消息,可谓惊慌交加,连忙四处筹钱,这一筹钱他才知道什么叫“借钱如孙子”。
等他找到刘宇要借款顺便借点钱的时候,别说借钱了,欠款能不能收回都是问题。而刘宇的反应更是让莫川差点都要气炸了。
“就借你五百块钱,有一个月没?啊于云霆,撑死一个月,你小子跟我不还似的,整天追屁股要邱庆枫,瞧不起我刘宇是不是?”刘宇叼着中华烟,推搡着莫川。
刘宇宿舍一帮打牌的工友跟着嘻嘻哈哈笑了起来。
莫川心中憋屈的简直想捅人,但是想着那几乎难以填补的缺口,只能陪着笑脸:“不是不是,我爸突然住院抢救,急需一万现金,不然我也不会来要这小钱是不是?”
“呦,你爸住院了啊!兄弟你可真会找借口啊,为了五百块,连你爸都诅咒上了?你牛逼,有种大荔天气预报!”刘宇嘻嘻哈哈,转身扫了一眼棋牌桌上的现金,眼珠子一转,伸手抄起被他用来垫泡面的一本破书。
“呐,别说我刘宇欺负你,这是我祖传古籍,古籍懂不懂?就是古董!拿去换钱给你爸住院吧!还有啊,别说我还欠你五百块!”
莫川看着眼前的一看就是旧书摊上捆绑论斤称的旧书,当时人就要炸了。
“我真的急需用钱!”莫川加重语气。
“是是是,大家都急着用钱。现在我要你,拿着,滚!”刘宇刚刚还嬉皮笑脸,转眼间吊着白眼,一脸痞气,一字一顿道。
莫川炸了,冲上来就要揍刘宇,不想刘宇兄弟早有准备,一窝蜂冲上来孙茂珲,将莫川殴打一顿,丢出门外,还有这本还账的破书。
莫川随手将燃烧到一半的破书丢在地上,心中已经被刘宇这混蛋逼得,决定拿刀讨回自己的五百块。
然而就在这时柑橘凤蝶幼虫,刚刚被他丢到地上的破书,陡然爆发出巨大的火球,一道流光自火球中,窜入他的脑门上。
“艹……”莫川一惊,以为是什么火星子迸到脸上,赶紧用手拍了拍脸蛋,然而下一刻,一股玄奥的信息流冲入他的脑海,莫川一声惨嚎,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中国百戏之师,一名大约十八九岁的女孩闯了进来,看到倒在地上的莫川,大惊赶紧冲上来:“莫哥哥整形归来,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啊……”
女孩惊慌失措的拍打着莫川的脸蛋,然而丝毫不见苏醒,女孩半晌才想起来打急救电话,然而就在这时,一只手忽然抓住女孩的手腕:“别打,我没事!”
莫川喘着粗气,心有余悸坐起来,看向苏丽丽的时候,眼珠子陡然瞪圆!
闯入他宿舍的苏丽丽竟然……竟然没穿衣服,没错,就是没穿衣服,那年轻的胴体丝毫没有因为工厂的高强度工作而衰败,反而显露着朝气蓬勃的曼妙,雪白的玲珑有致展示着生命的美妙。
“丽丽你……”莫川刚要开口说什么,突然想起刚刚在回荡在脑海中的信息,眼中陡然闪过一丝明悟。
原来,之前自火焰中冲向他脑海的不是什么火星,而是一道符。名曰:青乌续薪符!说白了,就是青乌术的传承符文,莫川点燃书本的举动,恰巧开启了传承符文。
这里的“青乌”乃是《青乌序》作者,即宋朝国师赖布衣得自商周神人彭祖弟子“青乌子”的传承!被他以大神通写进符纸藏于旧书夹层之中。
这股传承信息极为庞大,莫川一时半会根本理不清。不过,青乌传承最重要的就是开天眼,只有天眼开,才能学习堪舆风水、辩气运、断凶吉也!而刚刚的昏厥,正是青乌续薪符为他开天眼造成的。
莫川所看到的,正是天眼妙用之一。
果然,等他意志一动,再次看向苏丽丽的时候,此时的苏丽丽哪里还是裸体,分明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工作服,肥大的工作服将她曼妙的身体完全在遮掩住。
“莫哥哥你怎么了?”苏丽丽关心的道。
莫川坐了起来,瞥了一眼被丢出去点燃的旧书,此时那本旧书赫然只剩下尚未烧干净的书脊部分。
“没事,没事,刚刚可能是贫血造成的昏厥吧!哦,对了,你怎么来这里了?”莫川赶紧岔开话题。
苏丽丽闻言伸手从兜里掏出一卷钞票道:“我听说莫哥哥今天到处找人借钱玛蒂娜希尔,所以我就想莫哥哥是不是遇到急事了?这点钱你先拿着唱情歌的人。还有啊,你别省啊,你现在还是长身体的时候。”
莫川看着那一卷至少一千多的钞票,鼻子忽然微微一酸,他拉着脸四处找人借钱,最多借到四五百,没想到这个他当初随便照顾一二的小姑娘竟然舍得借他这么多,要知道苏丽丽才工作两三个月而已,哪来积蓄?
“不行不行,我不能要你的钱……”
“莫哥哥你拿着吧,我下午还有班,我上班去了。”苏丽丽一把将钱塞到莫川的手中,红着脸跑掉了。
莫川看着手中的现金,想着家里父亲还等着他筹钱救命。想到天眼的透视,莫川一咬牙随便穿上一件外套,想了想又在怀里揣了一把水果刀,出门去了。
第二章小赚一笔
在莫川工作的后门,有一家沙县小吃。穿过沙县小吃左边散发着阵阵恶臭的臭水沟,就能看到一家招牌极为破旧的棋牌室。
这棋牌室莫川跟着舍友过来溜达过一次,其实就是一个地下赌坊,不过他当时没赌,因为没钱。
不过,这次他却怀揣着一把水果刀来了,他当然不是为了捅同样好赌的刘宇单向的爱,而是怕赢钱之后不给走。
家里急着等钱,莫川根本想不到还有什么出路能在短时间筹到一万块的巨款,所以他只能走这条路。
棋牌室看起来很狭窄,一进门正厅散落着几张桌子,几个老头正斗地主斗得不亦乐乎。莫川知道这是幌子,应付可能出现的检查。
莫川熟门熟路的撩开后面布帘,穿过一个破旧院子,进了里屋。
到了这里,人声陡然鼎沸起来,十几张桌子散乱的排列着,或炸金花、或掷骰子,墙里面还有一排发出刺耳噪音的老虎机。
莫川不动声色的随意溜达起来,目光扫过各种博彩工具,心中顿时激动起来。他的天眼没有让他失望,他果然能看透各种博彩工具。没多久,莫川便发觉纸牌透视起来最费力,因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透视过去,还是掷骰子的蛊盖透视起来最轻松!
于是莫川径直走到掷骰子区,目光扫过掷骰子的蛊盖,天眼发动,于是蛊盖里面骰子点数赫然历历在目!
一群喜欢赌运气的赌徒们,围绕着破旧的木桌摩洛哥王妃,眼红脖子粗的钱不当钱的压在两边油漆画的大小字眼上。
这里骰子赌法为最简单的赌大小。由棋牌室骰子手投掷骰子,总点数为4至10称作小花门太子 ,11至17为大,赌客可以随意压大小,压中为赢,赔率1比1!如果出现三个骰子数字相同,那么无论赌大赌小都为输。
“小子磨磨唧唧啥?快点快点郓城人才网。”一位赌红眼的赌客,催促着骰子手。
骰子手也不恼,手持骰蛊,走位风操的抄起三粒骰子,一阵耍酷似的摇晃之后,啪的一声磕在桌子上。
“我特么压大,我还就不信了,三局都没出大,这回肯定大!”那赌徒红着眼睛,将一张红票子拍在桌子上。
其他几名赌徒闻言,一番纠结之后,也纷纷下注,仔细看去几乎都是押大。
莫川问了一句:“哥们,最小可以押多少钱?”
“最小十块,大没上限!”骰子手道:“还有要押的没,没有我开蛊了。”
“那我押一百,小!”莫川拍出一张红票子在小上。
“小伙子刚过来吧,这桌已经三局没开出大了,押小悬呦!”有人开口道。
“我就赌赌运气!”莫川随意应承道,眼睛盯着骰蛊。
那骰蛊手见没人在押,在众人注视下,掀起蛊盖,随着骰子手的喊声:“一三五,小!”顿时全场发出一脸惨嚎叹气之声。
“邪门了啊,怎么全是小?!”
“小伙子好运气啊,一上来就赢了一手。”众人议论纷纷。
莫川接过赔过来的红票子,不说话,表情有些振奋。
下一局,骰子手又是一番鼓动的话语之后,再次风骚的摇了一通,啪骰蛊落定。
这次众人犹豫了:“尼玛,这局太邪门了,要不是知道这里是刘老二开的场子,老子都他妈以为是出老千!”
“就是就是,妈的,随便压吧!”有人应承。
莫川一笑,将两张红票子拍在“大”上面。
“还有没有押的?没有,我开了。”骰子手喊了一声,提起蛊盖:“三四四,大!”
此言一出,赌桌上顿时又是一片哀嚎,以及兴奋的叫喊声。
“小伙子可以藏狮啊,开场两局杀!”有人注意到莫川,调笑道。
莫川笑笑不说话。
如是这般,莫川每次或三百或五百的押,一连五局竟然全赢。不过十分时间,两千多块到手。
“我操,五连胜!!”有人惊呼起来,引得半个赌场都侧目看过来。
五连胜可不多见啊!不少还在闲逛围观的人聚了过来,看看这能连杀到几局?
莫川看着聚集过来的人群,心中一动,这要是一直连胜太引人瞩目了,回头输几局,他只想捞点钱,可不想被赌场的人盯上。
随后三局,莫川不在开天眼,随便押大押小,即便是这般还是赢了一局,输掉了一千多。
“哎,看样子好运气到顶了。”不少被大呼大叫引过来的赌客看到这情景,摇了摇头离开了。
莫川不以为意,好似赌红眼的赌徒,继续押注,一直玩到下午晚饭时间,这期间莫川有输有赢,但是即便是这般莫川还是短短一个下午,赢了接近两万块益派调查网。
下一局,莫川押小,输了五百之后,随即不动声色的挤出人群攻击服务器。
“哎,小伙子不玩啦,你今天鸿运当头呢,可别错过了。”有人招呼起来。
“不玩了,肚子饿了,晚上还有班。”莫川回了一句,佯装不慌不忙的离开,在离开棋牌室赶紧加快脚步离开,生怕被人抢了似的。
其实这完全是莫川多虑了,两万块对这种赌场来说完全是小钱,谁会在意?
但是赌场不在意,赌客却在意啊,很快赌客间传出今天下午来个小伙子,生猛的愣是玩骰子提走三四万,好巧不巧的是在赌客中,赫然有莫川厂里的人。
兜里有钱的莫川,来不及吃晚饭,打车赶往最近的银行,害怕家里钱不够,莫川多打了五千回去。
“阿妈,我打了一万五过去,你看看够不够,不够跟我说一声。”莫川打完钱就给母亲打去电话。
“够了够了,你……你在那边注意点,别累着。”莫川母亲本想问莫川哪来的钱,想了想还是没问出口,眼中尽是泪花。
“哎,我知道了。”
“电话费要钱,我先挂了,别太省啊。”
“嗯,没省。你跟我爸也别省。”莫川感觉心里酸酸的。
挂了电话之后丽景翠庭,莫川点燃一支劣质香烟,看着川流不息的大都市,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大都市是那么的繁荣。
一支烟抽完,莫川摇了摇头,打算回去仔细回忆一下青乌术的传承。
就在莫川走向公交站台的时候,脚步忽然停住,他的余光瞥到银行花圃边算命摊子。莫川不是被这算命摊子吸引,而是被摊子上几株钱币所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