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敛是什么意思七零八碎,絮絮叨叨-不第秀才

七零八碎,絮絮叨叨-不第秀才
许久未更此号,并非遗忘,并非没有只言片语或满腹牢骚,更并非是顾及什么。
从某种角度说我比所有人都更“自我”,这种理解可以是多方面的,萨特他老人家不就是说他人即地狱吗?当然,由于理解问题,可能会有很多误解。误解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正如现在看一些文章富贵春深,总能发现很多自己不懂的地方。后来才知道,作者有作者的环境加心境,如果不能很好的了解,只评前后文的几句,无异于管中窥豹。要得出正确的结论就难的多了。当然这其中也有作者自己的目的。毕竟写文章的是为了放射某种信息,这种信息不是给所有人看的。作者在挑读者,反之亦然。
啰嗦了以上如是,进入本文正题。或许本文也没有正题,不过是一些零星记事罢了。
记录下自我的某些状态。
近一个月来戴震难师,锻炼的更加频繁。人总是往着自己想要的方向跑,如果要个好身材,那就动起来。也有怠惰之时,不想动,没来由。并非身体太累,或许只是精神上的怠惰罢了。
在作息和饮食上有所控制。
早上是核桃粉,蜂蜜。量不大,都是一小勺。作息还是一如既往的十二点后才能入睡。(昨晚下载了个tide,但由于开着喜马拉雅听“五代十国”,珂兰葵尔瑞并未开启TIDE模式,据说好眠。今晚或许可以试试。)
中午照例是在食堂吃饭,然后回去休息一小时。
轮廓大抵如此,不过是吃喝拉撒睡。如果非要加点细枝末节,那就是会翻些经典的电影看看。一来扫盲,二来装逼,三者没准还能提高一点所谓的英语、粤语、日语听力。当然了,大抵是听不懂,看不明白。还好乡村中文字幕翻译组给了机会。
也偶尔翻几页书,最近在看《伟大的博弈》、《游戏人间》。其实我看书极无定型,也从没做到“从一而终”。粗略将来便是很少会完整看完一本书后再去看另外一本。颇有几分挑三拣四的味道,或许是今日《伟大的博弈》翻个一两章,便罢手。再看看贾平凹《游戏人间》。自我认知里,这是一种无定性的表现。正如我的微信头像经常换一样,有几个哥们问我什么情况,我的回答倒也直白,或“心性不定,我还是个青春期躁动的骚年。”,或“想要表达。”
其中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结论是一致的。在主流世界观里,成年人的世界应该惜字如金或者沉默是金。这种观点在绝大多数时候是正确的,在一个成熟的人看来,世界纷繁复杂,更应该守心,守口,谨言慎行。一则不打扰别人,二则不打扰自己。此事当多谨记。
除此之外,生活无波无澜,倒也并非岁月静好,忧扰还是纷至沓来。
世界大局,并非我等蝼蚁可预见,预判。但生在这个时代的前沿,难免也要聒噪几句。以示我的存在,即使这种声音卑微而渺小。
以此我见识了些黑暗,丑恶,这本与我理想国忠的光明和善良相差巨大。
于是我更关心为什么产生这些,更更关心怎么解决。当然,以上多是空想,并无实操。无法付诸实践的任何理论都是理论。
对于金钱,我开始有了不同的认知。不知是市场周期(什么康波周期之类的),或者必然规律之类的,总之,经济在下行。民生惨淡,升斗之民仍在为生存奋斗。什么马洛斯层次需求理论之类的(都是正确的废话,但这些废话精炼如提纲,关键时刻拿出来当个刻度尺便可以粗略判断一个人)。
我发现大部分人都忧心忡忡,没买房的,买房的,租房的。又是一句废话,是否要加个住天桥底下的?
忙着生平成四大歌姬,忙着死。我总是怀疑人只活一次这件事的真伪,正如十年前绝对是不信我现在会是个帅光头。
第一个光头是在杭州理的,2015年,那天我很有仪式感的拍了一张自己带头发的照片。庄严而肃穆的对着理发店的大镜子,我站的笔直,四肢对称,表情严肃。忽然想起,假若哪天我结婚,那结婚照上自己的表情该是什么样,或许这取决于我欢喜与否,毕竟不笑的时候,我是没有皱纹的,没有皱纹的时候,我是很帅的。但真开心的时候我会笑,笑的不羁,笑的狂野。
于是,这便取决于我希望当时的自己是帅而酷的模样,还是开心而真诚,由内而外的表情。
其实在2015年前便开始掉头发,当时被很多在今天看来并算“大”的事情烦恼着。套诗经一句话,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当时痴迷了一个女子多年,求而不得,辗转反侧,夜夜失眠。也想过很多方法,甚至手段李香凝图片。但最终方法不管用,手段不想用。最终结果便是无疾而终,或许这么描述也不对,或许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心思细腻的感动着自己。说到这,刚好有个佐证,可以证明爱情并非是感动。
以下真人真事,为保护隐私我便称她为L,他为Q。
Q是一家公司的小管理,招聘了L。L年轻貌美,Q第一眼就看上(从后来酒桌上得知。)
Q或以上司名义,或以朋友之间关心,不断的过问着L的行踪与生活。
L不胜其扰。找人居中协调。
但Q一口咬死自己是为了工作,同时也一口咬死,自己是为L好。
这事在L看来十分荒唐,Q对L而言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人,L有对自己的生活抉择方式,还轮不到Q来为她好。
第二场酒在KTV,自然而然,众人或微醺,或深醉,但都有几分酒意。我总觉得酒是勾话精,让有理智的人迷失自我(这也是2018年以来,我基本不碰的原因)。Q依然自我,顽固,协调人摆事实,讲道理。但似乎没有效果。成年人的世界粤犬吠雪,点到为止,如果是真的不懂。便无需说的太多。
终于,不欢而散的夜。
后来得知, 路上L重复了她的观点,“Q不是爸妈,不用他来安排我的生活”“我爸妈的安排我都未必会听,下班后我不属于公司,也不属于工作。我只属于我自己。”声音有些沙哑,也有些无力。
其实,我心底是厌弃,但又有点同情Q的。说实话,Q这人平时还行,但一遇到“爱情”收敛是什么意思,便十分倔强。厌弃Q,和同情Q,其实是厌弃自己和同情自己的映射而已。Q如年轻时的我,为了“爱情”能做很多疯狂的事情,但这些事又并非是她真正需要的。想起了流氓兔拿了自己最爱吃的萝卜去钓鱼,结果当然是无果。也惹了鱼儿的厌弃。“这是怎么样的一个神经病, 竟然用萝卜钓鱼。”
其实这么分析十分粗浅,首先是L的需求,L此时需要的是一个自我空间,但Q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关起门来,静静的做自己。要么依然会关注着L局中迷,而关注着L的同时,可能会忍不住的打电话或者发微信。而此时的Q肯定没法做到安静的做自己。或许某些成熟的男人会控制自己,给她空间,给她自由。但有时这种成熟的人也有点可怕。套路玩的深,因为连喜欢一个人,或者说爱一个人,在这种强烈的情绪下竟然还能冷静,不得不服,也不得不觉得这人要么会玩手段,要么没那么喜欢。当然了,那种歇斯底里的愣头青,多半会遭到女生们的反感。所以从现实世界来说,男人年纪越大便越会懂得,欲取先予,或者静静的做自己。这所谓的成熟某种程度是对别人的尊重,但也蕴含了某种为达到目的而暂时罢休的手段结城莉奈。
情爱之事便不多提,毕竟这方面我还没有成功案例。为不误导众人,不妨还是聊点其他。
我可以裸奔,精神裸奔。
对于世界,我有一种不安。不妨说个笑话,2012年12月之前我买了很多压缩饼干,正如多年以后日本福岛核泄漏,很多大妈买了碘盐。非典的时候囤了很多板蓝根一样。
面对现实的未知,与不稳定,我更趋于保守。正如现在经济下行,我也想着如果可以换点美刀,怎么样在极端情况下保命求生。这是人类的本能吧?但又觉得自己有点过火,比如我买了弓箭,长刀,匕首(不是玩具,杀伤力还不弱。),自我分析是一来崇拜那种勇武的男人,潜意识想成为某种英雄类的人物,在某种极端情况下,我的挺身而出能够起一定作用。而这些原始的武器获取又相对容易。由此想来,其实我这几个月想要健身也应是因为如此。这应该是一种内在的驱动,而时不时的怠惰,可能是没有及时的反馈机制导致,一时半会没效果,会泄气?
同时也想着学些荒野求生的技巧,另外就是买几个坛子,做点泡菜。一来味道不错,二来可以存储。
食为天,一为口舌之欲,二为果腹求生。
我们这代人是没有经历过荒年的,潜意识里没有太多挨饿的记忆,便会认为世界已经进入了某种文明,从此再无饥荒。非洲很遥远,伊拉克,利比亚都是传说和故事。
但我竟然有如此深刻的不安全感,是太过敏感,还是前世饿死鬼投胎?又或者是看了那些灾难,脑海里比较容易深刻的映射着,假设自己在那种环境下的怎么生存。
我在裸奔,在这里的这些文字,背后是一个思想,思想又源于我的想法和见识。这里也不必妄自菲薄浅见如何欠佳,或者想法被抽丝剥茧后如何赤裸,乃至丑恶。
近期猪瘟,于是鸡肉的股票涨了,(预期之内。但又隐隐觉得猪肉会绝地反弹三楞草,内在的逻辑简单,一是猪瘟,鸡肉成为替代品,所以短暂冲高。但随着猪瘟的扑灭,并随着秋季的到来,疫情绝对会得到控制。(低温让很多细菌难以生存)。但又由于整体经济环境在下行,所以消费欲望会降低,而吃穿住用行里,很多人会选择从牙缝里去省,毕竟今天吃一顿鱼翅鲍鱼还是米饭咸菜都能解决口腹之欲,正如破洞的袜子穿在鞋里,无损面子。里子别人也看不到。哈哈,这里不得不说人的虚伪,当然这种无碍于他人的虚伪,人畜无害。且不多品评。以上大意是说,对于猪肉的消费要结合百姓欲望,还有通胀预期。现实情况比这要复杂的多,所以才会有数学模型,每种情况可能造成的影响。对于普通人而言,只要关注那些影响面大的因素。此外,专家坐庄玩弄手段,也很容易造成盘面走势诡异。所以按趋势投资很重要。)
又废话了一堆,接下来呢?说什么?表达什么?让人看什么?还是不让人看什么?这些都不用去想。指尖敲打着键盘,噼噼啪啪作响。一鼓作气。像极了话痨双桥老太太,其实我本是一个话痨,表面看是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到高中结束。这里面的原因很多,有机会,或者哪天我不经意间应该也会敲打出来。毕竟话痨的本质是表达,而并非聆听。这种人的特点是注重自我,至于是否有反馈,或者反馈的内容是什么,在这种人看来,大部分都不重要。正如开头表达的汪晓菲,我是自我的。逻辑上不矛盾情义之战,表达上是个废话,如我以往说过的每一句话般。
今天到此为止,搬砖。世界尽头?还看不到呢。不着急,稳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