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gif图片三、世尊對睡眠的看法 (三) 淨治睡眠的禪修傳統——-华雨香云

三、世尊對睡眠的看法 (三) 淨治睡眠的禪修傳統——-华雨香云

(三)經論對於睡眠過患之說明
1、《阿含經》所說
此外,同樣在《雜阿含經》中,還有不少世尊開示睡眠過患的佐證,如《雜阿含》(598經)說:
沉沒於睡眠,欠呿、不欣樂,飽食、心憒鬧, 懈怠、不精勤,斯十(七陆士嘉?)覆眾生,聖道不顯現。
又《雜阿含》(715經)亦說:
何等為睡眠蓋食?有五法。何等為五?微弱,不樂,欠呿天狐劫,多食,懈怠;於彼不正思惟,未起睡眠蓋令起,已起睡眠蓋能令增廣,是名睡眠蓋食。
這個令「聖道不顯現」的「睡眠蓋」,有其本身特質所在,也有其生起的因緣條件,這是修行者應該要了解與克制的。
上述漢譯的《雜阿含經》經文,對應南傳《相應部》的內容,意義相當,五個重要的術語,現比照如下:
《雜含》(715經): 1、微弱 2、不樂3、欠呿4、多食5、懈怠
《雜含》(598 經):1、沉沒於睡眠 2、不欣樂 3、欠呿 4、飽食 5、懈怠
相應部:1、cetaso IInatta 心的退縮 2、arati 不樂 3、vijambhita 打呵欠 4、bhattasammada 飯後的睡意 5、tandi 懶惰
這些是睡眠的因緣,實概括了「身」與「心」兩方面的贏弱。也由此得知,睡眠的生起是有因有緣的, 其中更讓我們知道於什麼狀況它才會出現,例如:心無力、不快樂、腦部缺氧要打呵欠時、吃太飽或懈怠生起之時,都有可能侵蝕我們光明的心境。
2、《大智度論》所說
另外竞舞台,像《大智度論》卷 17〈1 序品〉亦在解釋睡眠蓋時提及:
睡眠蓋者,能破今世三事:欲樂、利樂、福德。能破今世、後世、究竟樂,與死無異,唯有氣息。如一菩薩以偈呵眠睡弟子言:『汝起勿抱臭身臥,種種不淨假名人!如得重病箭入體,諸苦痛集安可眠玉都风情网! 一切世間死火燒,汝當求出安可眠!如人被縛將去殺,災害垂至安可眠! 結賊不滅害未除,如共毒蛇同室宿,亦如臨陣白刃間,爾時安可而睡眠!眠為大闇無所見,日日侵誑奪人明, 以眠覆心無所識,如是大失安可眠!』如是等種種因緣马大帅阿豪,呵睡眠蓋。
上文龍樹菩薩語重心長的說到睡眠能破壞今世、後世的安樂,乃至涅槃的究竟樂,並說熟睡了,就與死沒有兩樣,只是氣息尚存而已。這實在是一針見血!呵睡眠偈更精闢的說,我們煩惱未除猶如重病苦痛, 哪可安眠!死亡的火焰熾盛的燒毀這個世間,正應求出離,怎麼還能安穩的睡眠呢!如果你就要被抓去砍頭了,還睡得下嗎?煩惱一天不除,臥室裡的毒蛇就一天不出,好比沙場上亮白的刀刃已經架在你的脖子上了,你怎還能安心的睡!心識被睡眠給蒙蔽而不明了城市剑客,這樣大的過失安能不察!眠而不覺,死有誰哀国家天空?
3、《瑜伽師地論》所說
另外,在《瑜伽師地論》中,說到與積集涅槃資糧相違逆的有五法,其中就有「喜眠」的過患,如說:
復次廖芳华,為住涅槃,仍未積集善資糧者,略有五種違資糧法: 一者、憶念往昔笑戲、歡娛、承奉等事,因發思慕俱行作意,生愁歎等。二者、由彼種種為依,於所領受究竟法中,多生忘念,令於諸法不能顯了。 三者、所食或過、或少,由此令身沈重、羸劣, 於諸梵行不樂修行。四者、喜眠,不串習斷,故為上品睡眠所纏。 五者、親近猥雜而住,遠離諦思正法加行。如是五種違資糧法。
睡眠,是調適色身(生理)的方式之一,有部阿毘達磨論師認為世尊也會有與不染污相應的睡眠,因此,以生理的負荷壓力來說,睡眠有恢復體力的正面意義。可是,像《瑜伽師地論》所言的「喜眠」,反應出將睡眠養成了習慣性,而且讓善法或聖道法不串習修,相對的,也就難以獲得聖道的取證了。
《瑜伽師地論》是一部對止觀禪修解說非常詳盡的論典,對此睡眠的問題,當然會多加筆墨,除了上述與積集涅槃資糧相違逆的五法之外,其在論究三學的修習與障礙時,亦提說:
謂於修學增上戒時,無慚、無愧數數現行獭兔最新价格,能 為障礙;
若於修學增上心時,惛沈、睡眠數數現行,能 為障礙;
若於修學增上慧時,簡擇法故,掉舉、惡作數 數現行,能為障礙。
這裡明顯的說禪定的獲得,必然要將心長時間安住於所緣境上,若沒有耐心,或是意志薄弱,時常被 「惛沈、睡眠」所戰勝,當然就難以成就三學中的定學了。
然而,有趣的是,在《瑜伽師地論》卷77則翻此說,如:
世尊!林杰妮於五蓋中幾是奢摩他障?幾是毘缽舍那障?幾是俱障?善男子!掉舉惡作是奢摩他障;惛沈睡眠、疑是毘缽舍那障;貪欲、瞋恚當知俱障。
這裡所說的「惛沈、睡眠、疑,是毘缽舍那障」明白的指出「睡眠」是障礙慧觀的因緣,也就是說與上面談「惛沈、睡眠」是修習禪定的障礙之說法,有明顯的不同。這兩種說法的差異性,有待考察。
同此,《成實論》存有比較吻合睡眠是障礙慧觀的說法,如說:貪欲、瞋恚能覆戒品;掉悔能覆定品;睡眠能覆慧品;有人為除此蓋故,說是善、是不善,是人於中生疑:為有為無,此疑成故能覆三品。
睡眠以慧為藥,掉悔以定為藥。
不過,搞笑gif图片若從《大毘婆沙論》卷多處說「惛忱睡眠障智慧」來看的話,則此類異說不僅存於《瑜伽師地論》了。總之,「睡眠」會障礙「定、慧」的修習就對了。
此外,《瑜伽師地論》卷更提及因睡眠而起增上慢的說明,如說:
復有一類闇昧愚癡,於美睡眠之所覆蓋其心,似滅非實滅中起增上慢芜湖神,謂為現觀。
由此觀之,修習止觀的時候,假如忘失正念正知, 有時會因「似滅非實滅中」,或潛藏的隨眠煩惱讓自心不知覺地萌生增上慢而謂為見道,實是不得不加以提高警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