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草惊蛇三亿“造星”,大疆的商业回报几乎为零,机器人大赛-W市场投资芯片传感IoT硬件

三亿“造星”,大疆的商业回报几乎为零,机器人大赛-W市场投资芯片传感IoT硬件
本公众号已有粉丝5万+
欢迎关注本公众号,
获取产业,产品,投融资,招聘,采购信息
豪掷三亿“造星”后,大疆的商业回报几乎为零
华尔街见闻
华南理工大学机器人战队,人称“华南虎”。在大学的机器人实验室门口,华南虎每天都被慕名而来的低年级“小朋友”围观。他们好奇地张望着桌上散落的机械零件,表现得饶有兴致。
由于连续两年在RoboMaster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夺冠,华南虎队员身上已有些许“明星”光环。
7月末的一天,也就是今年RoboMaster总决赛前夜,机械组组长禤俊鹏乘坐接驳车返回住处时,途径一群志愿者,他们低声说“那是华南虎”,然后扭过头来喊了句“华南虎加油”。禤俊鹏说,“这时候心里特别开心”。
“以前的机械工程师或电路工程师都是满手油污,看起来并没有光鲜亮丽的感觉,这个比赛让很多工程师站在了聚光灯下。”华南虎战队视觉组组长杨泽霖补充道。

2018年RoboMaster大赛决赛场地
篮球场大小的封闭场地中,红蓝两方机器人激烈拼杀。出阵的队员包括英雄、步兵、哨兵等7个机器人,目标是通过精准射击干掉对方的基地,保住自己的“血量”——RoboMaster大赛现场,像极了一盘“机器人版的《王者荣耀》”。
在这样一季比赛中,发起人和承办方大疆的花销是:7000万元人民币。
自2015年开始,四年时间内,大疆已为此花费3亿元,并组建了一支数十人的技术和运营团队陈玺安,推出动漫、真人秀、纪录片等周边产品。而RoboMaster本身靠门票、广告、传播费所获取的收益,远未收回成本魅生txt。
“对于大疆来说,它本身就不是一个赚钱的生意。”大疆创新总裁罗镇华告诉全天候科技。
有人将RoboMaster比作一场大型高价招聘会,但大疆提供的数据显示,RoboMaster每年参赛者数千,最终进入大疆工作的总共不过20余人。同时,大疆强调,对比赛不设商业化诉求,在短期内,大疆亦没有开辟机器人新产品线的计划。
用大疆内部人的话说,这是一个不能用财务逻辑推演的项目,也是一笔对于情怀与未来的投资。因此,这很“大疆”。
大疆“造星”
大疆创始人汪滔在深圳打造着一个机器人王国,尽管这看上去似乎和无人机并无关联。
今年RoboMaster的总决赛从7月25日开始,比赛场地在距离大疆总部不足3公里的深圳湾体育场。“基本上只要是决赛阶段的比赛,他(汪滔)跟我们开会开一开就跑去了。”罗镇华说。
在大疆内部,大家戏称RoboMaster是汪滔的“亲儿子”项目。毕竟汪滔自己就是从Robocon(亚太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中走出来的创业者。
在2015年7月举行的首届RoboMaster大赛上,汪滔罕见地做了一次公开演讲。他直言,希望RoboMaster“不但能塑造姚明、刘翔这样的全民偶像,更能产生乔布斯这样受人尊敬的发明家和企业家”。
“我们所处的社会不缺演艺明星和体育明星,但缺还没有通过做事靠谱而成为明星的人。打开电视,还找不到一个让工程师、发明家也能成为明星的智力竞技运动”,汪滔说。
有趣的是,作为大疆代言人的汪滔自己却选择站在聚光灯外。近两年的总决赛上,他只是以颁奖嘉宾身份在台上站几分钟便早早下台,旁观身边这一场狂欢。不过汪滔亲自到场支持他留人,已是大疆旗舰产品发布都不曾有的“待遇”。
“在RoboMaster大赛中,大疆的角色是提供基础设施”。RoboMaster赛事负责人高建荣对全天候科技说。
根据比赛规则,在硬件上,选手所用的参赛机器人全部由参赛队自行设计、研发、组装和操作,大疆提供机器人的基础部件,包括动力系统、电池等,机械图纸、电路原理图、控制代码全部开源。
技术方面,大疆提供最底层的技术指导,在各地组织线下的青年工程师大会,通过线下分享、线上交流等形式传递最新技术。

RoboMaster大赛中的机器人对战
RoboMaster技术总监杨硕介绍说,在技术上,制作RoboMaster所需要的各种技术,周不疑在大学工科、计算机电子自动化的专业书里都有,但要把它们组合起来变成一个机器人,这中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基本的机械设计,机械设计出来之后做电路连接、电控设计,打草惊蛇在上面做算法,一些人工智能、图象识别、模式识别算法也在这里面有用到。
“我们在设计RoboMaster比赛规则时,尽量让这个规则中的技术点涵盖整个大学工科,尤其是电子自动化专业所有的内容。以后的规则,肯定也还是这样的方向”。杨硕说。
相较于“技能考察”类的机器人比赛,RoboMaster具有很强的对抗性唯奥资本。大疆今年还请来了更专业的赛事解说团队和转播团队,从现场氛围来看,已和时下发展已经较为完善的电子竞技现场氛围较为接近。
虽然RoboMaster参赛的技术门槛较高,但电子竞技的模式却把观赛门槛大大降低。
在确立了基本规则框架之后,大疆每年还在赛事细则和机器人种类上进行创新。例如,2016 年加入无人机和英雄机器人;2017 年引入了工程师机器人;今年,则将基地的攻击和全自动功能拆分出新型的机器人品类——哨兵机器人,突出自动防御和攻击的概念,在敌军和自身均处于移动的情况下做出决策。
为了在工程师界“造星”,大疆乐意于将RoboMaster打造成一种流行文化或IP去推广,但机器人竞赛的高技术门槛决定了它不会像电竞比赛那样容易风靡。
因此,在内容方面,RoboMaster组委会联动推出了动漫、真人秀,还前往每个学校为参赛队伍制作了时长20分钟的纪录片。
在纪录片制作过程中,大疆团队采访一位参赛者时问到:“你有没有看过中国好声音或者中国达人秀?”她说,大疆的初衷其实就是想做一个类似的节目,找出工程师中的Super Star,并希望全民都参与到比赛中来。在当前不推崇工程师以及技术流的环境下魔王库鲁尔 ,只有成长出具有极客精神的明星,社会才会认同这些精神,才会真正有创新的土壤。
投入与产出
RoboMaster大赛每年夏天举办。高建荣指出,今年大疆的资金投入和去年差不多,保持在7000万元左右呆狐妻,前两年投入增加得有点过快,今年在保持效果还有20%-50%提升的情况下,对成本做了一定的控制。
2014年,RoboMaster成为大疆一个单独的部门,目前有数十位员工专职于 RoboMaster项目(包括战车研发、比赛系统设计等),比赛期间工作人员数量还会增加。
作为赛事负责人,高建荣表示自己的目标是在三年内实现盈亏平衡书阅屋 ,但目前尚未达到。“从今年来看,收入确实比去年高,翻了不止一倍。卖票这件事情我们今年搞得比较晚了,相信明年的票会有更好的表现。另一方面,多维度、多层次的盈利这件事情依然值得探索。”
外界企图寻找这项赛事背后的商业化考量。例如,RoboMaster可以为大疆提供了新的增长想象力:一来可以借鉴电子竞技的道路五步拳,发展机器人职业竞赛;二来可以在RoboMaster教育了用户、吸纳了人才的基础上,开拓新的机器人产品线。
罗镇华却说:“如果你能想出来有什么商业价值的话yoord,那可能大疆就不会办了”。
“直言不讳地说,选拔人才是这个赛事最为重要的目的之一。”高建荣告诉全天候科技。但他强调,筛选的主体绝不仅仅是大疆。
2015年,RoboMaster全国机器人大赛正式启动,公开对全国地区大学生进行招募,并向部分海外校区进行定向邀请。到今年,有将近200支大学生战队和近万名学生报名参赛。其中,最终进入大疆工作的选手不过20余人。
不过冯景禧,包括大疆在内的科技公司都已开始选择将RoboMaster作为人才池,跟学生对接。“我们也很开心地看到,越来越多的公司已经逐渐把参与RoboMaster作为他们招聘的优先条件之一。”高建荣说。
在技术研发上,大疆也强调,RoboMaster没有商业化的诉求。学生的创业项目投入商业化应用仍有差距,在短期内,大疆亦没有开辟机器人新产品线的计划。
“RoboMaster规则设置是大学生跳起来能够得着的东西,比赛中可能有技术上的单点应用冒出来,但距离真正进入工厂可以商业化的程度还很远。”大疆公关总监谢阗地说。
不过,RoboMaster作为一项具有传承性的赛事,的确在进行快速的技术迭代。用高建荣的话来说,“2017年冠军队的水平,在2018年绝对进不了16强”。
例如,为更好的防御袭击,华南理工大学在2016年为机器人设计出“扭腰”结构——即底盘左右扭动避开对方对装甲板打击区域的瞄准,控制射击的云台保持不动。很快,这在第二年几乎成了所有参赛队的标配。
今年,中国矿业大学在此基础上设计出陀螺一般360度旋转运动的底盘,并能在旋转中保持云台稳定指向目标,成为最强的步兵机器人。在实现这一创意的背后,矿大的团队为此设计并研发了一款新的电机系统。

RoboMaster比赛中选手调试机器人
大疆的人才观
在大疆内部看来,RoboMaster不只是一味地由行政人员筹划的比赛,而是一个由技术人员来主导和运作的赛事;RoboMaster这个部门也不是DJI“有钱”了之后才开设的一个年轻部门。
据早期参与RoboMaster筹备的杨硕回忆,RoboMaster 的想法萌芽于2013年。
2013年,在香港科大产学研基地的四楼,百余人的大疆团队研发出了最早一代大疆无人机,精灵一代就此诞生。1月份,产品上市后,销量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当年5月,汪滔便提出了开办大学生机器人比赛的计划。
2013年,大疆“精灵1”让大疆开始实现盈利,汪滔就萌生了做机器人比赛的想法,当时招募了几十个大学生组建夏令营。2014年,大疆专门成立RoboMaster部门,找到100多名大学生,不过依然是以夏令营的形式进行。
2015年,大疆发布的“精灵3”大受市场欢迎,也因此有了更多的预算。
“RoboMaster发展到今年和2013年看起来,目标并非不同。当时并非从收益角度来考虑,现在挣钱了也不影响这件事”,杨硕说。
RoboMaster大赛背后,
是大疆的一套机器人教育产品和人才观。
目前,大疆围绕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已搭建了包括夏令营、冬令营、青年工程师大会、校园俱乐部,以及分区赛、总决赛和技术挑战赛在内的完整运营体系。
在2015年7月的首届RoboMaster大赛上,汪滔指出:“中国机会大把,却缺少拥有大量真知灼见,且做事靠谱的核心人才”。
什么是“靠谱的核心人才”?汪滔总结道:看问题能有真知灼见,能看到事物的本质,能在众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选项中,不盲从,通过独立思考找出更好的解决方案的人。
在汪滔看来,国内的工科教育很多时候是专注于理论而疏于实践的,而真正的工程师需要考虑的是技术的应用,产品的可实现性,以及如何与团队配合。大疆的RoboMaster则为大学生提供了一个实践性的平台,让其在比赛中真正锻炼出解决工程问题的能力。
华南理工大学的一名参赛者对全天候科技表示,与汪滔所参加的Robocon机器人比赛不同,RoboMaster是一项培养工程师的比赛,对于参赛者来说,参赛过程不再是单纯的技术挑战,还包括项目和团队的管理。而Robocon追求的是一个机器人速度或者是某一方面达到极致,实现特定的功能。
罗镇华称,RoboMaster看重的是全方位能力的培养,涉及到人员培养和调度、各方资源的管理和利用,以及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发挥出最大的效力,以及研发过程中的风险评估和执行力。“不仅仅是商业环境或大疆看待人才的方式,科技领域也是一样,需要全方位的人才”。
据悉,今年华南理工大学团队还拿到了华为荣耀30万元的赞助。针对华为荣耀新推出的人工智能芯片麒麟970,学生们尝试用它去做了开发。
2015 年,RoboMaster全国机器人大赛正式启动操控丧尸,到今年,已有将近200支大学生战队和近万名学生报名参赛;其中包括 12 个海外校区参赛队,日本福冈联合大学作为日本首支参赛队在今年挺近16强。
机器人零部件的高成本,也不少海外团队望而却步,但RoboMaster正在成为一项全球的赛事。
有海外参赛者表示:“在中国加工零件、加工电路板太方便了,在美国做一个零件可能要100美金,在加拿大要100加元嬴壮,要做2个星期,而在淘宝上找一家店可能3天10块钱就搞定了,还能邮过去”。2017年,RoboMaster已经吸引到剑桥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等国际名校报名参赛。
汪滔
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1980年出生于浙江杭州
香港科技大学毕业生,
现任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2003年,入读香港科技大学电子及计算机工程学系。
2005年,与两位同学开始研究无人驾驶飞行技术,成功让飞机起飞 [3] 。
2006年,在香港科技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的他创办了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 [4] 。
经过几年的蛰伏期,大疆于近年呈现快速发展的态势。
2011到2015年,大疆创新销售额增长近100倍。
目前,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中,大疆的产品占据了7成
人物经历
求学时期
汪滔1980年出生在浙江杭州,从小喜欢航模 [1] ,在读了一本讲述红色直升机探险故事的漫画书之后,他开始对天空充满了想象,并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与航模有关的读物上面——相比中等的学习成绩徐宥箴,这种业余爱好给他带来了更多的慰藉。 [11]
2005年,汪滔在香港科技大学准备毕业课题。很少有本科生自己决定毕业课题的方向,但他决定研究遥控直升机的飞行控制系统,还找了两位同学说服老师同意他们的研究方向。汪滔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正是他儿时对直升机最期待的想象——“可以停在空中不动,想让它停哪里就停哪里”的自动悬停。经过大半年的努力,他们的演示却失败了。 [1]
香港科技大学机器人技术教授李泽湘(Li Zexiang)慧眼识珠,发现了汪滔的领导才能以及对技术的理解能力。于是,在他的引荐下,这个性格倔强的学生上了研究生。 [12]
不服气的汪滔继续没日没夜地研究,终于在2006年1月做出第一台样品,之后汪滔继续在香港科技大学攻读研究生课程, [1] 同时他和朋友以筹集到的200万元港币在深圳市成立了大疆创新公司。但他把母公司放在香港,以借助香港的技术人才、低税制优惠等, [6] 主要研发生产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 [1]
创业初期
2006年大疆刚创立时 [11] ,在深圳莲花村的一间民房内办公, [11] 公司根本招不到优秀的人才,人来了,门一开,看是小作坊,基本上掉头就走。 [13]
可以说,创业可谓举步艰难, [14] 团队四人中,唯有汪滔是有无人机技术背景,汪滔也因此担任了导师的角色,时常需要手把手地教他们。 [15] 汪滔会时常就突然打电话过来和员工谈论想法,不管时间是几点。 [15] 为此有的人会在下班后将手机放在铁盒子里,这样别人打电话就不是没人接听,而是无法接通;而有的人则直接选择关机。 [15]
汪滔称这段历史为“黎明前的黑暗”。部分员工投靠到曾经洽谈的合作商,还有人开始偷偷将公司财物挂在网上出售,更有甚者离职后与内部员工里应外合卖大疆盗版飞控,就在第一代产品都还没推出时这批员工都纷纷选择了离开。 [16]
后来,随着汪滔的导师李泽湘的加入,不仅带来了资金,还给大疆引荐了很多他的学生。 [15] 之后不久,大疆第一款较为成熟的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XP3.1面市,迎来了发展的曙光。 [2]
发展机遇
2010年,大疆从一位新西兰代理商那里得到一条信息:她一个月卖出200个平衡环,但95%的客户都把平衡环安装在多轴飞行器上。而她每月只能售出几十个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当时多轴飞行控制系统的主要厂商是一家德国公司MikroKopter,但他们的产品策略是DIY,用户必须找到自己的组件并下载代码,因此体验不是很好,产品的可靠性也不行。 [11]
汪滔敏锐地意识到:大疆也许应该成为第一家提供商业用途成品飞行控制的厂商。 [11]
此后,汪滔把在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上积累的技术运用到多旋翼飞行器上,从2011年开始不断推出多旋翼控制系统及地面站系统、多旋翼控制器、多旋翼飞行器、高精工业云台、轻型多轴飞行器以及众多飞行控制模块。 [1]
引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
到2012年晚些时候,大疆已经拥有了一款完整无人机所需要的一切元素:软件、螺旋桨、支架、平衡环以及遥控器华理教务处。最终,该公司在2013年1月份发布“大疆精灵”, [11] 得益于简洁和易用的特性,“大疆精灵”撬动了非专业无人机市场。 [11] 迅速占领了70%的市场份额,飞机起飞了太康天气预报。 [11]
汪滔在创业之初,就已经确定了无人机的目标和定位,并影响了周围的合作者,当初每个月只卖几十个产品,也要成为全世界最好的。他说:“我们已经不太习惯再去做一个达不到全世界最高要求的产品了,所有人都不习惯了厚田沙漠。我们不会设想去做世界二、三流产品,靠便宜取胜——便宜,是自己没本事,拿不出好货来”。 [17]
2015年8月沙呷俊楠,《福布斯》杂志公布全球科技界富豪100强名单,汪滔以36亿元的身价上榜,排名第54位,成为无人机行业第一个亿万富翁。 [5]
2016年10月13日,2016年胡润百富榜发布小婷562,汪滔以240亿财富排名第77位食木甲鲶鱼。 [7]
2016年10月18日金湖人才网,2016胡润IT富豪榜发布,汪滔以240亿元排名第14
本公众号已有粉丝5万+
欢迎关注本公众号,
获取产业,产品,投融资,招聘,采购信息
东方微电科技(武汉)有限公司,由X一X研究所原芯片事业部(东方XX)另组设立,并新吸纳在美国具有多年芯片设计经验的专业人士加盟,公司硕博股东9名,位于中国光谷武汉留学生创业园;公司业务规划分为以下三大板块:
1芯片设计(AMR/GMR磁传感器片,ADC,LDO,ASIC,MCU…)
2传感模组(测姿态,转速,角度,位移,电流..)
3基于数据采集、网关、云平台、智能算法的小物联网监测系统承接;
联系东方微电公司,可直接扫码加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