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腕带三代人的年炮情结-太原道

三代人的年炮情结-太原道
直到我离家上学、工作,家里也没有买过一个炮,李建群留在心里的是深深的遗憾
上世纪50年代,我出生在平定县一个偏僻山村的贫困家庭台鸽网。小时候天天盼着过年,因为过年可以吃几顿饱饭,可以感受燃放爆竹的氛围变脸武士,过年放炮的诱惑力太大了。过去,爆竹的花样很少,常见的就两种,一种是“噼里啪啦”的鞭炮,一种是“咚……咣”的大炮即“二踢脚”。不论是鞭炮还是大炮放出来的火花和声音都很诱人,因为炮声送来了浓浓的年味,火花迎来对新的一年的期盼。手腕带还听老人说,放炮可以请回财神爷,让你摆脱贫困罗晓韵,吃饱穿暖,这又对我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增加了几分神秘的色彩,放炮的欲望越来越强了。

每到年根岁末,我们想的盼的就是放炮,多么希望大人给我们买几个炮放一放,结果大人丝毫没有这个意思,我们就不厌其烦苦苦央求,一天、两天、三天……逼得大人不行了才用严肃的口气说:放炮引燃房顶上堆放的生产队喂牲口的饲草你能赔得起?放炮崩了手炸了眼咋办?心里不服气但也没办法,鞭炮没买上还挨一顿训。长大后我才知道,怕出事是一回事,更主要的是因为买不起。
没有炮放,只好听或者看别人家放绘蓝颜。当时有钱人家也是有计划的买些炮都市逍遥客,除夕放几个,春节放几个。过年了,每逢听到炮声响起,不管天寒地冻美丽佩配,我们兄弟几个都要趿拉着鞋子相跟着跑出来,站在高处,看火花、听响声,为响亮的炮声喝彩,这成了我们过年的精神大餐。
为了过炮瘾,春节一大早,我们几个小伙伴争先恐后跑到放过炮的地方,捡拾没有燃放的小鞭炮。每捡到一个都如获至宝,将这些没有捻的小炮从中间掰开,露出炮药,用火柴直接点燃,瞬间喷放出一簇一簇的火花,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感到莫大的喜悦。
说起来可怜得很,直到我离家上学、工作,家里也没有买过一个炮,几十年过去了,留在心里的仍然是深深的遗憾。
儿子小的时候,想放炮也有炮放了。上世纪80年代初,也就是儿子五六岁的时候,我们的生活有了改善妻善不好欺,每年过年总要拿出点钱来给儿子买炮。特别是想到自己小时候的苦涩滋味,更产生了一种补偿的心理,力争满足儿子的愿望。虽然经济条件改善了,但还不具备海买海放的实力,每次都本着节俭、安全的原则有计划地购买。这时期的烟花爆竹的花色品种也多了起来,有“电光炮”“天女散花”“五彩缤纷”“节节高”等。每个品种都要买一点。燃放爆竹的时间也是有计划的,除夕、春节、元宵节是重点。为了安全,一般情况下是由大人燃放,儿子观赏。有时候也让儿子用粗一点的香小心翼翼地点燃地上的花炮,儿子怕点不着,又怕点着跑不开,样子着实逗人。在雪地里放炮别有一番情趣。春节期间容易下大雪,尽管这样也要坚持放炮密谍。有时当点着炮捻火速躲开时,不免滑倒在地仰面朝天,带来的是一片笑声。有时还把邻居小伙伴邀到一起温拿五虎,共同分享,大家欢呼雀跃,年味浓浓,其乐融融。
我的孙子也酷爱放炮。在他出生后的第二个春节就在太原过。我们就燃放各种烟花爆竹让他隔窗观“火”。没想到他对放炮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和强烈的愿望。回到北京,人们问他在太原过年的印象,牙牙学语的孙子竟然用小手比划着由低到高的动作,大家一看就知道表达的是放炮的情景。从此,孙子年年过年要回太原苏引华,回到太原必放炮多爱你一天。为了满足孙子的要求王亭又,我们买的炮格外多,花色品种也很全。一般都是儿子燃放,我们陪看。儿子不在家时我和老伴为孙子燃放。春节后,孙子在上火车前还要把剩余的几个炮燃放完。
为了保护环境,太原市政府在2015年发出了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通告。年根岁末,不由得想起以往放年炮的情景。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春节系列:
与过年有关的乡愁
老照片 | 1979年在工厂加班的特别春节
一九七二年的春节供应
年味——曾经的爆竹声声
大同人年俗点滴录
儿子回来才是年
那年 那月 那时 那永远忘不了的童年的春节
故乡的年味
忙年
峥嵘岁月 | 文革时期的革命化春节
过年
那时那年……
大年初一“烧懒香”
昨夜新收压岁钱
童年的除夕
晋源的隔年捞饭
记忆中的年画
杂记 | 阎全英:写在春节之时
追寻过去年代里的浓浓年味
年画的温馨回忆
春联是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晋源的“年气气”
回家过年
那些年,春节要做的事
重温年味儿
山西年俗里的那点讲究,很美好
山西忆旧 | 1978年春节买猪头祭祖的曲折经历
童年春节放炮趣事
腊月的味道,舌尖上的记忆
过年说说“天地爷”
记忆中的“忙年歌”,一部实用的春节生活指南
山西年文化的变迁
小伙伴们伊比呀呀,还记得小时候的年么?
山西地域文化与山西春节民俗
隽永的年味,时代的印记
舌尖上的春节,那些挥之不去的美食记忆
美爆了的太原除夕夜景,你一定猜不出这是哪里
大年初一讲究多,赶紧提前学习学习
山西各地除夕民俗,团圆与欢庆的故事
年前年后那些老辈们传承下来的讲究和说道
异彩纷呈的山西春节民俗
年味渐浓,年是什么?什么又是年味?
进了腊月便是年……
山西人的窗花,剪出幸福剪出美
山西年画,用斑斓色彩描绘一年的幸福和希冀
回忆在三线厂里过春节的那些日子
晋源的年味,转眼六十年的回忆
记忆中的年夜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