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套机器三傻挺进夜郎谷 大寒之日-游摄湘西

三傻挺进夜郎谷 大寒之日-游摄湘西

17年4月跟随越野赛队伍连走带跑地穿越了夜郎谷,之后一直寻思着什么时候再徒步一回夜郎谷?毕竟当时是在工作状态,没来得及细细观赏谷中美景,不再回首一番总觉心有不甘。
某丹看了我月初独自去黄岩拍雾凇之后写的推送,便约我一起徒步。

当时也没确定时间,某天和小杨随口提了一下,立马嚷着要一起,果断地直接约了第二天——刚好周六嘛。
想来别的地方也不熟仙舞魅凰,黄岩才走过不到一周,于是提议去新晃,徒步夜郎大峡谷。

某丹和小杨俩小傻子就这么跟着我这个不靠谱的大傻子去了新晃变种外星人。
10点47分,我们正式抵达新晃高铁西站。我一直记着越野赛穿越夜郎谷的起点设在新晃县城的鼓楼广场,然后过晃州风雨桥,后面的路线虽然记不太清,但是可以导航嘛。

于是,直冲冲地就带着她们俩先进了县城,期间经过Q姐家楼下的时候,我还特别兴致昂扬地说,看吧,我没走错路。
——最后找不到路需要导航的时候才发现,原本可以从高铁西站直接去夜郎大峡谷的,结果我领着她们围绕县城转了一圈。

不过,两个小傻子对新晃县城的印象还是很好的嘛王艺洁,街道特别干净整洁。后来跟小震子谈到这个事情,小震子还特别骄傲地告诉我们,毕竟新晃是全国卫生城市啊。
好的,新晃威武霸气!

在县城里,很荣幸遇见了一条古牧,特别温和,可能是很久没有人跟它玩了,对我的很多指令特别顺从,让它看着我就直勾勾地看着我,超可爱。
——可惜,小杨童鞋现在都木有把我们进入夜郎谷之前的照片发给我,不开森庄岩。

经过晃州风雨桥上游某桥(我真不知道名字)的时候,还有幸赶上了当地的一个小活动——我真的上前问了,人家也认认真真回了,然而没听懂。看起来有点儿像是对各种锣鼓进行修整。
某丹童鞋对这种文化类的事件挺感兴趣,在旁边看了一会,拍了一会才走。小杨趁我们凑热闹的这个时间,到处找厕所——最终以失败告终。

三个路痴懒懒散散地,一直拖到差不多3点,才终于走到夜郎谷入口。
图二、图三就是夜郎谷入口的局部风景。
——跟4月份不一样的是,入口的老旧风雨桥好像重修了一下,徒步路线的对面原本没有路的,也新修出了一条几公里的毛路现代美人鱼,风雨桥对面还有人养了一坡的蜜蜂——某丹童鞋说那个蜜蜂窝,我并不太了解,毕竟我印象中的蜜蜂窝没这么好看的。

相较于4月份的景致,冬季的夜郎谷明显萧条了不少。
不变的是溪流依旧清澈,谷中偶有白鹭飞过。
上图的这只白鹭,被我们仨上赶着从湖南飞到了贵州,饶了一圈又回到了湖南。

我最喜欢小溪边的卵石滩。
看起来养眼,拍出来也很有意境——我必须承认,我这次的照片都不怎么样,居然比之前越野赛的时候还走得匆忙。
这样的地带,在怀化好像并不少见,好像沅陵借母溪也有很多这样的景致虺文忠。
——BUT,借母溪真的太远了,还是新晃近,半个小时就到了。

青山苍石之下,我一脚一个石头,蹦蹦跳跳地走过,清澈浅淡的溪水中,我的影子都是欢悦的。
偶尔,不小心踩到浅浅的青苔,它就恶作剧似的吓我一跳,好似想让我滑到,而我每次偏偏不如它意,稳稳地站在下一个石头上。

俩傻子一路聊一路走,一点儿都不带性急的。
——其实也急不来佘曼妮,小杨童鞋听了我的强调没有穿高跟鞋来徒步,然后换了一双松糕鞋,还是平常特别合脚的那种。于是走了几个小时之后,就变得举步维艰了。
最后实在没办法,某丹跟她换了鞋子才稍微好一点。

我很懂那种穿错鞋子的感受。当初穿了一双特别合脚的帆布鞋去走百公里毅行疥虱康宁,一天七十公里下来,回到家直接掉了俩趾甲盖,还好后面重新长出来了,长得还比之前好看。
这一趟下来,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不太适合做户外行的领队紧急44分钟。毕竟,我路痴,还没什么耐心。我可能还是适合一个人玩徒步——和女生一起,她们大多体力不及我;和男生一起,肯定我体力不及人家,我向来不愿意拖人后腿。

快到贵州境内的时候,我们经过了一处塌方。
——4月份越野赛走这一段的时候还没这样,大概是六七月份的洪灾造成的山体滑坡。这处塌方是我们经过的第二处,另外一处不在行经路上,就不做赘述。
当时想得最多的就是石井萌萌果,这条路还通不通?波力斯卡赶紧跑到前头一看,还好,还是可以直接走到贵州的。
于是一路招呼她们俩,赶紧经过危险地带,继续赶路。

按照之前越野赛的路径指示,过了这个坝就算是正式进入贵州境内了。
这个台阶与地面的夹角大概在60度以上,特别陡,每次走这里我都特别激动,恐高的人则稍微有一点点害怕——只有一点点,因为台阶并不多。
当然,恐高的人走过这一段,会遇见更恐怖的——吊桥,悬空在峡谷之间,走的时候摇摇晃晃,尤为刺激。

很明显,俩姑娘对这条小小的吊桥有那么一丢丢恐惧越剧十姐妹。
好在也不是很严重,走这条桥所耗时间并不长,不过两三分钟。
期间也没有大喊大叫,嗯,很文明的同伴。
其实本来也没啥,即便掉下去了,吊桥下面的那么浅也淹不到人吖,高度也不是很高,最多可能会崴到脚吧。

走过吊桥,再走一小段山路,就来到了最后一段台阶下的空旷地带。
嗯,我特别霸气地,与这里的石头合影留念。
毕竟接下来就要面对那么长、那么长的台阶了,先要放松放松自己吖。

台阶整体偏陡翅果油树,沿着这个山头绕行而上,每回都走到我信心全无。
中间休整了两三回,我们才终于到了半山腰。
对,你没看错,我们终于走到了半山腰。
又扣扣索索好一阵儿,才终于快爬上了山顶,即将胜利的时刻,二傻子说让我给她们来张合影。

抵达山顶之后,后背一身的汗。
——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对我这么一个不怎么流汗的人而言,真心不容易。
于是,又开始作妖,爬上山崖边的栏杆,让小杨给我拍照留念。
——以青山苍石为靠,看起来就心情舒畅。

走出了山谷,便是贵州地界,怎么回新晃?手套机器
我们有小震子沁水天气预报,讲真,特别感谢震哥过去接我们,要不我们估计要冻死在贵州了——这边海拔比较高,气温更低。
也温馨提示各位想穿越夜郎谷且体力一般的小伙伴,记得提前联系车子到出口接人,要不后果真的有一丢丢难以承受。

晒一张4月份的夜郎谷,比冬天有生机、有活力。
干干净净的水流冲刷着石头,溅起小小的水花,打湿了旁边的小草,也清润了围观者的心田。

当天晚上,留宿新晃。
新晃的夜景很美,只是当时太累雅诗媚尔,没来得及带她们去看。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在街边随意找了个早餐摊子,点的肠粉相当好吃,还特便宜,才5块钱一份。
想起权哥身体抱恙,便拉着他们陪我一起去看了下权哥。当天权哥爸妈都在家,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称呼,辈分有点儿小乱,一下叔叔阿姨,一下爷爷奶奶的,好在权哥爸妈也不在意这些细节,还教了我们一些侗话。

从权哥家出来,正好经过龙溪古镇,于是顺路逛了一圈。
其实,我这是第四次到龙溪古镇了,看起来并不大的一个古城,我依旧理不清路径。
之前去过临阳公栈等几处历史遗迹,我竟然全都找不到。问同行的诗云,这个“假”新晃人感觉比我还迷糊。
时间也不允许我们做过多的停留,于是逛了下龙溪书院等几个院落苏先俊 ,便仓促离去。

定的高铁票是下午2点半,在新晃的最后一站我们去了燕来寺。
虽然称作“寺”,里边儿住的却是女法师。
曾经听说过很多关于主持的故事,也终于在两会期间见过真人,但正儿八经造访燕来寺却是第一回——之前晚上到过一次,就在下边儿的坪里转一圈就撤了。
说来也怪,原本一直躁动的心(真的躁动,即便先天徒步28公里那么累,我依旧整晚没能入睡)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简单地瞻仰一番,祈了福,看某丹和诗云陪着主持领养的三个小朋友玩了会儿,就忙着往高铁西赶车了。

总觉得,这一趟依旧太匆匆。
下一次,如果有机会,一定找个周末,周五下班后乘车到县城住下,尝一尝新晃黄牛肉,懒一看新晃漂亮的夜景。第二天纸巾催芽法,赶早起床穿越夜郎谷,感受险峻的自然风光李金桂,时间要是来得及,还可以去看看夜郎谷出口附近的石头城。第三天的时间留给龙溪古镇,听一听与龙溪有关的名人轶事,好好感受龙溪文化。
完美!此方案尤适亲子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