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美术培训七杯烈酒,敬大陆,爱恨惆怅来相见-绝世唐门

七杯烈酒,敬大陆,爱恨惆怅来相见-绝世唐门
海神湖面上多了几分汹涌,一层层的海浪卷起莒溪大峡谷,宛如游鱼般翻旋着身子,这里总能预料到什么。
当初史莱克学院遭遇危机之时,海神湖同样也是预料到了。
斗罗大陆的南北交界处,也就是星斗大森林的远处方圆十里,联邦军队在陆地上,望着那成群的庞大的黑影,它们带有愤怒,带有杀戮的冲过来。
各大势力一声令下,士兵们举起手中的魂导武器扭动着手臂,不断朝着前方不远处冲过来的魂兽射击。
联邦军队形成数排的阵列,每一列的兵力少说五百名,从上方看下来,整整齐齐,没有一丝混乱。
炮火连天,一声吆喝下,数百位魂师朝着冲过来的魂兽进行猛烈抵挡,冲过来的那些魂兽同样也发出一道道的攻击。
“闪开。”一道道山洪震怒般的冲击瞬间轰向联邦军队这里,数名强者立即催动魂力,升入空中,试图抵挡那攻击。
唐舞麟高昂的龙吟声响起,令抵挡的他们的那魂环不自觉的亮了下,他自身的龙麟片蔓延到肩头,光芒万丈,黄金龙枪落入手中,全身血脉顿时贯彻全身。
“轰隆隆-”一股迷烟在这位自然之子面前迅速扩散,这股力量真的太强,余美颜其威力恐怕相当于一颗十级的魂导炮弹吧?到底是谁能够做到?帝天?……
唐舞麟在心里默默的想着,除了他,还有她。
想到她,唐舞麟不禁心中打了一个寒颤,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子?
只是这一下,联邦军队就牺牲了大量的兵力和物质,那些高层次的魂师当然能够避开,但是那些普通兵就在这一下牺牲了。
虽然以他们的实力,能够轻松避开这相当于十级的魂导威力,可是还有这么多的兵力和物力。
那些魂兽,飞一般的冲过来,不能让它们进入城市!!
史莱克学院、唐门、战神殿等各大实力纷纷亮出自己的底牌。
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不阻止这场灾难,各个大陆就会陷入危机知行汇。
一顶军帐里,摆着一道水晶屏幕,上面显示着大陆上的状况,多了几处的红叉,表示着已经完完全全沦陷了。
之所以魂兽选择在这个时候对大陆发起总攻,是因为再过一天,就是大陆上的最后一年,而在这一天里,是大陆最薄弱的环节,整个斗罗位面的实力就变得极其微弱,而人们会欢庆这一天的到来,从而放松警惕唯一的小宇。
而且,这里是南方和北方的交界处,是整个联邦总部所在的城市,各大势力以及庞大的经济资源都聚在这里,如果被魂兽给摧毁,那么整个日月联邦都会陷入经济大危机啊!
这不仅仅关系联邦命运,还有全大陆人民的命运。
当年,她说得没错。……如果未来全世界与我为敌,你会怎么做?
难道靳爱兵,她就是星斗大森林的那位主上?那位一次次救我的那个?
士兵们就像是游击战般,躲在隐蔽的掩体后面,不断射击那冲过来的一群魂兽,结果是牺牲大片士兵。
不能让他们白白牺牲了,必须尽快结束,所以他们选择闯入魂兽的主力点。
今天,决一胜负吧!想要杀我,来吧!
唐舞麟全身光芒万丈,就像是小太阳一般,这个时候,六道身影跟了上来。
他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回到了以前呢,回到了七怪作战的时候的场景。
身上悬挂着的银龙鳞片顿时亮了起来。
“对不起。”一位银发女子紧紧握住胸前的那金龙鳞片,不自觉的流出了泪光。
这时,一声声震怒声,响彻整个天际,这个声音虽然不比唐舞麟的那龙吟声高昂,可是那是一种给人一种恐惧感,仿佛自己身处于一张无形的大网,任凭它宰割。
帝天……
七怪和帝天交手过多少?对于这声音他们怎么能不了解?
他们瞬间进入到战斗状态,首发齐冲的自然而然是七怪中的队长唐舞麟,在他的额头闪过一丝的纹路。
受到了帝天的那声的感应,金龙王血脉贯彻全身,一柄被光芒覆盖着的黄金龙枪落入他的右手,紧紧的握住,无数的枪芒朝着那庞大的帝天轰去。
此时的帝天是人形,顿时变得渐渐虚幻,成都美术培训暗淡的火焰在那位兽神的身边闪烁着,只见他的肌肉变得十分的壮大,身形不断增加,他的身影一晃,虚幻的影子,整个人如同闪电般挥劈过去,之后,再次回到原处的那本体。
同时铺天盖地的黑幕伴随着帝天的右手微微抬起时,天空中由白天转变为了黑幕。
这……
唐舞麟赶紧释放出自己的四字斗铠配合手中的黄金龙枪凤残妃,自身的血脉涌出气势覆盖到其他人身上。
接着陆海场站,那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身高在二米左右杀戮轮回,一头黑色长发中分披散,正中有一丝金发垂向脑后。
在他的身边,又多了一位则与他身材一样的男子来到他身边,狞笑了一声,他们自然知道他是谁,星斗大森林中的又一大凶兽熊君啊!
“哼,我期待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人类颤抖吧!你们总归是要死的,自裁吧!”帝天淡淡地道。
唐舞麟笑了笑:“那又怎么样?你觉得你们有胜算吗?”
帝天也笑了笑:“试试不就知道了?动手。”
熊君狞笑了下,大跨步走去,每一步,身体就变得巨大一圈,转眼间,他以变成了高十几米的暗金恐爪熊,利爪张开,刃光交错纵横着,自身的金光闪烁,在空中斩出。
这位熊君本身的修为数十万年,论实力,除了帝天,他可以称得上是巅峰的一个存在。
绝对要挡下他们,不然人类危机就会剧增。
那些老一辈的为了事业已经操碎了太多心,我们这些年轻的,是时候了。
正在这时,唐舞麟仰天咆哮,身上的斗铠发出无比强烈的金光,仿佛黑暗中的太阳。
高昂的龙吟声中,金龙王气息瞬间散发开来,令熊君不禁有点颤动,大地上出现金色龙纹光影,金龙狂暴领域。
受到唐舞麟的影响,其他的史莱克六怪只觉得一股澎湃的能量注入体内,自身的气势暴增,斗铠变得无比强烈。
七个人,只有二位是超级斗罗,余下是极限斗罗。
这意味着什么?
唐门和史莱克学院能够镇压全大陆的势力,靠的就是强者,他们。
受到影响的熊君停慢了脚步,他眉头紧皱,不知为什么,当唐舞麟那声龙吟声响起,自己心中的灵魂仿佛在颤抖着。
……
帝天爆发出来的实力,绝对不逊色于擎天斗罗,要不是云冥,恐怕唐舞麟就有危机了,不过唐舞麟是完全击败了这位兽神帝天啊!
联邦军队陨落了大量的强者,其中就有多位封号斗罗以上的实力。
帝天轻轻叹息道:“你真的很强,强到就连我都无法杀了你。”
唐舞麟微笑着说道:“认输了吗?”
帝天淡淡的笑了笑:“认输?笑话,我们魂兽从来不会输给人类,以前的债,现在讨回来,主上,是时候了。”
在场的众人目光呆滞的看着帝天,能让这位兽神称主上的,还能有谁?难道实力更强吗?
下一秒,他们就猜对了武尊重生,天空中,突然银光突现,只觉得山洪爆发,草木凋零,天地仿佛在颤抖。
唐舞麟叹了一口长息,你为什么真的要杀了我们吗?
那是?
银发显现,一张美貌无常,但带有冰冷的面孔浮现在他们眼前,她就是兽神帝天的主上,星斗大森林里面的最强大的那位。
不知道唐舞麟和古月娜事情的魂师们脑海中只浮现这个问题,本来他们以为就因为有兽神帝天,魂兽才能没消失,但是他们错了,还有这么一位。
和唐舞麟有关系的人纷纷从古月娜的视线转移到他身上。
云冥当然知道唐舞麟和古月娜的事情,同样也知道古月娜是谁,这是雅莉告诉他的,早在二年前月凌情,唐舞麟等众多人复活云冥之后。
“古月……娜,你为什么?”唐舞麟顿时升入空中,想要靠近她,但总觉得似乎变了一个人,令人无法靠近,只能离她远远的。
她全身银光闪烁,眼中充满着一丝杀气申智秀,但看到唐舞麟时,似乎变得更加温柔了。
“不为什么,你不是一直问我为什么要离开你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我是龙神分裂后的银龙王,我当初接近你,也是有目地的,而我来到这边之后石岩公学,人类的科技已经强大到足以令魂兽灭亡,你问我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古月娜淡淡地说道。
唐舞麟顿时背后发凉,银龙王?和金龙王一样的龙王?终于,他明白了一切,茅塞顿开,什么都知道了。
他当然人类带给魂兽很多灾难,但他身为自然之子也在大力的改造,这一切只能归根于传灵塔。
当初传灵塔遭遇整个系统崩溃,就是由古月娜发起的,给了这个势力一个打击,但她自身也被怀疑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古月娜失踪了。
唯有唐舞麟可以找到她。
唐舞麟想办法让古月娜冷静下来,劝道:“古月娜,这不是我们的错,我也在阻止,难道你一定要杀我吗?”
“我该告诉你的,已经说了,不要再问了,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吗?”古月娜一边说道道农会,全身银光突然闪耀,如同白昼一般,她的右手成掌,身形一晃,朝着唐舞麟挡过去。
他当然不会还手,只能一味的防御,他的身子一扭,躲过了那掌。
唐舞麟知道,她没用全力,就算用了,又怎么样?自己会还手吗?
这个时候,她那白色长杉忽然间旋转动了起来,眼眸多出几分银光,高昂的龙吟声响起,同时,唐舞麟身上的血脉闪耀了下,似乎在响应。
一股强烈的冲击感朝着唐舞麟冲过来,古月娜的右手此时已经覆盖着银色鳞片,抓起唐舞麟的那脖子。
“为什么不还手?”古月娜淡淡地道。
唐舞麟笑了笑道:“我面前是我爱的人,为什么要还手中华民国颂,死在爱的人手里不好吗?”
古月娜仿佛被触动了,楞了几下,但随后猛地摇了摇头:“哼,那你就死吧!”
就在这时,一股清流庞大的能量将唐舞麟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
“银龙主上,不要。”这个时候,一声声龙吟声响起,仿佛万龙在为唐舞麟祈求。
接着,令古月娜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唐舞麟身后的那一条条龙,出现在他的身后踏浪电动车,其中为首的正是当年叫唐舞麟为恩人的光明圣龙。
它们单膝跪地,仿佛在祈求古月娜放了唐舞麟侠盗石川。
“主上,求求您不要杀他啊。”光明圣龙身后百条龙王一发齐声。
古月娜说道:“你有何理由要我不杀他纳雍天气预报?”
光明圣龙叹息道:“这位就是我们整个龙族的恩人,他花了三年的时间,整整三年,在龙谷将我们安葬起来,让我们有一个舒适的地方可以休息,也促使我们龙族复兴啊!如果没有恩人,恐怕我们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恳请主上放过恩人。”
它话音刚落,身后的百条龙王发出同样的声音:“恳请主上放过恩人。”
地面上的大家才明白,当年唐舞麟进到龙谷整整三年,都去哪了。他们现在才明白。
那位兽神帝天同样也被触及到了,他默默看着唐舞麟,他身为金眼黑龙王帝天,他埋葬了数百龙骨。
古月娜看着百龙跪在她面前,请求放了唐舞麟时,不禁触及心中。
“回来吧,好不好?”唐舞麟轻轻的说道。
她松动了那双手,放开了唐舞麟的脖子,很自然的抱住了他,安静的躺在他的胸前,感受他的体温。
在唐舞麟身后的百条龙王不禁大呼一口气,龙族再次的复兴,随后,百龙纷纷围着他们环绕,发出喜悦的龙吟声。
地面上的人们看着天空中的场景,结束了吗?一切结束了吗?
唐舞麟微笑着,可算是将她稳定了下来。
在这个世上,除了他说动我,没人可以。
“你……真的很傻。”唐舞麟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
古月娜不解道:“为什么?”
唐舞麟笑了一下答道:“你为什么要干傻事呢?
古月娜离开了唐舞麟的怀抱,摸着他那英俊的脸颊:“我不止一次在心里说对不起了,但是死不能复生……”
唐舞麟嘴边扬起笑意:“我说能,你信吗?”
这个时候,唐舞麟搂住古月娜的腰,额头上的那道黄金纹路浮现出现,一把光芒照耀着的,一柄黄金三叉戟落入手中。
古月娜同时也是一惊,这是……当年唐三叱咤风云的神器。
唐舞麟自然看出了古月娜的疑惑:“想知道吗?我说我的父亲是唐三,你信吗?”
古月娜点点头,她果然猜到了,当年金龙王就是被唐三封印在他孩子体内的。
“给你看看什么叫做神王的力量。”早就解开十八道封印,以及完成海神九考的他,实力早就跨入了神祇的境界,达到了神王所有的力量,以斗罗位面的支撑力,很容易崩溃,不过好在他是自然之子,受到斗罗位面的信任。
在黄金三叉戟的上方顿时光芒万丈,照耀整个天地,使空中明亮起来,在唐舞麟的身上,只看见那气势不断浓厚,仿佛整个天地元力向他涌过来。
这个时候,唐舞麟的身后展开一双被光芒充沛着的龙翼,此时的他,犹如神威,至高无上的力量。
围绕在上空中的百龙感受着神王的力量,它们已经好久没有感受那神王的力量了,但同时又回想起当年的事情,但是在一瞬间就打消了,那可是我们的主上啊,而且主上是人类又是龙王。
一点点的光点从天而降泰剧七里香,如同雨雪一般,落入地面上的那一具一具的尸体。